端冕堂皇的头像

溯源 51 溥仪文字中的晦明生气

不像在野地里滚大的阿霈,正经学院派的司慕被称之为很有文化(196)。但正式的情书情诗,哪怕应酬文章,都不见司慕写过一篇。对此我觉得很遗憾。

幸好他的可能原设之一溥仪,留下了许多文字。溥仪受的是纯正传统的帝王教育。他有一笔好字,其字中正厚重(https://new.qq.com/omn/20210625/20210625A001MO00.html)。一本我的前半生,在边边角角里,夹杂着溥仪的真实感情。在读这本书之前,我没有想到,我能够在这用力过猛的构架中,找到灵魂。这里只节选两个段落,和你们分享一点溥仪视野的辽远广阔,与我彼时的哀叹。

这是溥仪在去东北前,到达天津白河时候的一段景物描写。【在平日里恰好像是一条金黄色软带(,)蜿蜒不断地飘向沙碧海中一般,用它那安闲而恬静的金色晴波缘(,)把那些大小不同形色各异的船只,从那左弯右拐的津沽独特风味的黄土地缝中,源源不绝送到渤海湾中去的白河,可是今天晚间映入我的眼中,却完全与往日大有不同,只觉得那条淡淡溶入在夜幕(、)魔性般黑影中的蛇行流线,也不知是什么缘故,已经不再是那幽静动人心弦的富有诗意, 荡漾金波像变成要吞噬掉一切似的魔龙血口。因为,那天晚上在我来说,固然是正要走进多年渴望已久的罪恶迷梦世界,但是,与其说我是抱有一种孤注一掷的赌客心情,倒不如说是拥有一种说不出的渺茫哀愁气味。//说是做贼心虚也可以,说是一种空虚心境也差不多,总而言之,在当时的那种又喜欢(、)又惧怕被人察觉的无耻汉奸心理,真是复杂多端,不是用笔墨能够形容得出来的。(我的前半生灰皮本,第八章第一节)】我给这一小段加了几处逗号和顿号,放在括号里。“//”是原来的分段,我把回车去掉,改成了这个双斜线。

不说一逗到底这个事,原文中的逗号都还是可以理解的。不知道你们读着这头一个好几行长,有十个分句的长句,有没有回忆起当时学英语长难句的那种艰涩。这句话缩句整理后可以写成,在我的眼中,平日里安静的载船汇入渤海湾的白河,今夜阴森可怖。

这句话确实难读,但确乎是美的,美的不可思议。第一段前四个逗号,描绘出日光中平静的白河。之后是强烈的对比,在后六个分句中,描绘出他心中混杂着期待、恐惧、彷徨、迷茫的幻象,叠加在沉静夜晚中白河景色上的图景。晴日白河一段平静短小,暗夜白河一段诡谲丰富。这段描写可算是模范典型了。

在北上的时候,溥仪就预感到他此去艰险。但他仍觉得,这是一个值得赌上家族命运的,复辟的一个解法。溥杰留日的满洲国初期,【溥仪寄赠溥杰的诗稿原迹,其中有“勾践志报吴,薪卧兴胆尝”之句……(http://epaper.1news.cc/ccrb/pc/paper/c/201805/09/c1692430.html)】溥仪将依靠日方,形容为卧薪尝胆,虎口夺食。他曾期待在日方看不到的地方,暗自发育起来。可是我想啊,在相对自由的天津七年,他都没有建立起自己的兵力,没有得到旧部满汉蒙的支持。凭什么到了日方主导的地盘,他能够绝处逢生苦尽甘来呢。他不是这样的性格,也没有如此运数。民国也早已经不是随便集结三千越甲,就能够吞吴的年代了。他早遇见了自己的末路,却不得已而为之。如此令我十分伤感。

另一段是溥仪初到赤塔的情形。【在这个红河子我们所住的房舍,是一所背临乌苏里江江叉子的避暑风景地区。从我们所住的楼上,就可以在夏天远眺那在浩荡烟波之间,参差纵横张开绿阴之盖的群柳,以及翱翔在沙洲之畔往来于金波碧浪之中的钓艇和渡船。还时常可以听到悦耳的黄鹂和苏联青年男女的手风琴和歌声的抑扬合唱。每当明月当空,暮江如练的时候,还可以使人在那江风徐来的楼栏旁,去领略一下饱含诗意的境界。就是到了严冬的时候,也经常在那皑皑无垠、一望坦平的冰雪上去散步。我虽然不会滑冰,但也可以踏着积雪的地方缓步游览。这种生活,不但我在北京时,未曾遇到过,就是在天津以及长春时也是从未领略过的。特别是在夏天时,到江中去洗澡的快味,更是我平生未曾尝到的一个难忘的回忆!(我的前半生灰皮本,第十一章第二节)】

溥仪生命中的前半,一直辗转于各种牢笼之中,从紫禁城,到天津租界,到满洲国。1945年,他被苏方俘获的时候,他反而觉得俘虏的身份让他获得了自由,重新感受到了诗意悦耳和难忘。从苏方角度,他是前清的末代皇帝,又是伪满的头目,是极有价值的俘虏。

武藤信义曾经给溥仪讲解过,满洲国初期红党【的势力将更加猛烈(溥仪的另一种真相,57页)】。到了赤塔,溥仪终于和风头正劲的红党站在了一起,而且还是从苏方的高起点打开的局面。日方肯解开他身上的枷锁,让他投入苏方的怀抱,他幸甚至哉,燃起了新的梦想,所见所闻都是美妙的。如毓嵒(读作“玉岩”)在末代皇帝立嗣纪实所言,在1950年,溥仪将被遣返华夏的前夜,他仍不忘继嗣根本,过继毓嵒,立之为皇子,为宗室留下血脉。

溥仪的流亡心酸,卧薪尝胆,最终因为他的软弱,以及他的失势,而归于虚无。【见情况不妙就赶紧退避,是溥仪的行为模式。(溥仪的另一种真相,129页)】与其说溥仪是执着于复辟,不如说他是一以贯之的践行着高明的保身术(溥仪的另一种真相,100页)。

囚禁于紫禁城中长大的他,似乎反映出一种习得性无助。他用帝王的宏图远见检视四周,用囚徒的逆来顺受做抉择。他明知那路他自己是走不通的,但他更愿意对强权妥协。他当时的第一优先是庄士敦的英方,之后是米方,日方(溥杰自传,26页),再之后理应还有满蒙旗人。对华夏民族的依赖,在他的视野中很罕见。囚徒的视野决定了他的命运。有时候我想,不完全是他被迫一次又一次被拘禁,而是在冥冥中他做了这样的选择。但也因此,经历如此光怪陆离的人生之后,他仍能够寿终正寝。他表面的软弱到底是好是坏,我也说不清。

灰皮本的文本中,除了描写心情的景色,还埋藏着许多针砭时弊,时过而境不迁的辛辣文字。奇迹一般的,溥仪将他的满足和怨恨,都埋藏在富有那个时代特色的文本里面,完整保存了下来。

读我的前半生,有一种和红楼梦类似的,白骨如山忘姓氏的悲凉。眼见着一夜之间,大河之势奔涌无回,末世之君再无劲膂力挽狂澜。不同于百姓悼先人,旧官哀失疆土、怀旧君,宗室的悲凉是河枯海竭沧海桑田的。

【其实人们念叨一下“前清”,不过是表示对军阀灾难的痛恨而已。我的师傅们却把这些诅咒的语言抬了来,作为人心思旧的证据,也成了对我使用的教材。(我的前半生定稿版,第三章第四节,与红皮全本文字不同)】

~~~~~~~~~~~~~~~~~~~~~~~~~~~

溥仪的另一种真相 中田整一 https://book.douban.com/subject/4106952/

溥杰自传 【这书没法添加到db】我放个封面在这,ISBN7503406844

其他我的前半生版本,见 溯源 36 溥仪我的前半生版本差异 https://www.douban.com/note/804851940/

已发表部分索引目录 https://www.douban.com/note/758595087/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