端冕堂皇的头像

溯源 53 唐石霞的离婚书·混血继嗣

在嵯峨浩之前,溥杰还有一个妻子唐石霞(他他拉·怡莹)。

唐石霞是端康太妃(光绪瑾妃)的侄女。端康是她的亲四姑姑。唐石霞是一个和她的亲五姑姑珍妃一样美丽的,仪态万方的大家闺秀。唐石霞从小在宫中长大,和溥仪颇为和睦(对的,是哥哥溥仪)。然而端康认为,作为皇后实属不幸。在溥仪选秀女前,端康将唐石霞排除在外,订给了溥杰(我眼中的末代皇帝,2016年版,103页,109页)。

溥杰唐石霞性格本来不睦。溥杰偏武人性格,唐石霞是完全的艺术家。他们对于当时时局有不同的观点。溥杰追随胞兄溥仪,唐石霞不赞成复辟。从溥杰东渡后,他和唐石霞渐渐疏远了。溥杰唐石霞的关系,很像蔡长亭与阿蘅。阿蘅蔡长亭青梅竹马一起长大。但是两个人兴趣不同,很不和睦。 这种关系大多存在于人设上,通过故事细致的表达的情节不很多。

真正结束溥杰唐石霞婚姻关系的原因,是日方需求溥杰娶日方贵女。溥仪年逾三十而无所出,日方再也等不下去了。溥杰作为其唯一的胞弟,是保有爱新觉罗氏血缘的完美替代品。日方企图使溥杰产生满日混血的皇嗣,并通过帝位继承法,将其扶上皇位,从而将日方控制满洲国一事完全合理化。这套逻辑,像极了武家江户幕府将军迎入公家贵女,作御台所(嫡妻)的旧例。将女儿嫁给天皇,用母系血统使外戚藤原家掌权,也是日本皇室的千年老例。也是因此,我才在【溯源 48】中,介绍了江户幕府御台所的背景。

日方为皇嗣考量,希望溥杰娶日本妻子的时候名正言顺。故而,日方带兵到唐石霞的居所,试图制造她与溥杰正式的离婚书。据唐石霞所言,溥杰担心她遇难,事先为她准备了退路。她也听从溥杰的忠告,先日方一步撤离,逃出生天。唐石霞的弟弟们在被逼无奈之下,代替她在离婚书上签了字(我眼中的末代皇帝,2016年版,139页)。也就是说,唐石霞作为溥杰的嫡妻,在非自愿的情况下,因为彼地一纸有假签名的离婚书,和溥杰离了婚。这一段很像是阿霈假做顾轻舟司慕的离婚书一段(474)。

另一边,阿霈顾轻舟曾经讨论过蔡长亭的血统问题(858)。阿霈的结论是,站日方是日本人,这是立场问题。在纪录片流浪王妃中,我再次听到类似的说法,【按照我们的传统观念,女婿有半子之贵。他(溥杰)就是半个日本人的身份。(第一集,30:43)】

在与嵯峨浩有婚姻之前,溥杰和日方的关系可以是有距离感的。有此婚姻之后,他和日方被紧紧的捆绑在一起。他的子女,他的家庭,关乎国运。而他居然连个亲王都不是,还要处处受到日方的规制。这就很荒唐。

参照帝位继承法所言的,溥仪无子则溥杰继承;若溥杰不在,溥杰之子继承。如若溥杰嵯峨浩有子,溥仪担心,他和溥杰都得没命(我的前半生灰皮本,第十章第五节丙)。不幸中的万幸,初婚三年,嵯峨浩仅诞下一女,再无子嗣。眼见着继嗣这条路走不通,日方又玩出一招:让溥仪迎入天照大神,作为满洲国的主神。

象征天照大神的是三神器:斩八岐大蛇能令风向的草薙剑,引火奇石八尺琼勾玉,和引照日光的八尺镜。王庆祥给大家介绍啊,【天皇站起来指着桌上的三件“神器”说:剑象征“勇”,铜镜象征“智”,色玉象征“仁”。】实际上,【三神器被认为是天皇对日本统治正统性的象征】。溥仪迎入三神器,说明他承认日方对满洲国的统治。在无嗣的情况下,他非迎不可。日方也最终曲线谋得完全控制满洲国的正义。

~~~~~~~~~~~~~~~~~~~~~~~~~~~

唐怡莹 https://baike.baidu.com/item/%E5%94%90%E6%80%A1%E8%8E%B9/8452066?fromtitle=%E5%94%90%E7%9F%B3%E9%9C%9E&fromid=5911406

溯源 48 太原篇的不育 https://www.douban.com/note/807605024/

已发表部分索引目录 https://www.douban.com/note/758595087/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