端冕堂皇的头像

4.6-2 少帅一书与分身法(5)——两个丈夫

阿霈顾轻舟有这么一段非同寻常的对话。【“你吃吧,真的很好吃。”顾轻舟道,“司行霈,你是最好的丈夫。” 司行霈眯了下眼睛:“最好的?怎么,你还有其他好的?”顾轻舟瞪圆了眼睛:“你这不是诡辩……吗?我是指,和其他女人的丈夫相比,而不是和我其他的丈夫相比……”司行霈似笑非笑看着她。(965)】

对于阿霈来说,顾轻舟的其他丈夫,这句话是真的。这种女频设定,放到一般道德中有点不受待见。但若是性别反过来,一个男主有两个老婆,一妻一妾,或者两个女朋友。两个女人为男主相互争宠,在小说电视剧中都是再常见不过了。我认为【两个丈夫】这句话不包含道德的评判,而是叙述少帅一书的文本设定。由于顾轻舟的大女主人设,她的追求者必然是复数,且相互之间是竞争关系。在少帅一书的详略之中,顾轻舟的追求者分为阿霈司慕两系,相互对抗。并且,以阿霈极其竞争者分期捉对,形成两个丈夫的格局【4.6-2(4)】。

实打实的说,顾轻舟在嫁给阿霈之前,经历过正式的婚姻生活。她的第一个丈夫是司慕。虽然这个丈夫调皮捣蛋,惹是生非,但有一点是不容否认的,司慕是爱她的。司慕这个人很矛盾。他确实常常在个人层面上羞辱顾轻舟,但他也用他的身份保证顾轻舟的体面和权位。司慕有这样的复杂性,与其说他是一个故事角色,不如说是一个活生生的年轻丈夫。对于顾轻舟来说,这段婚姻中,她从司慕那里得到的,属于定亲元配初婚的显赫和屈辱,都是真实的,耳目一新的,印象深刻的。司慕以他自己的方式,在顾轻舟的生活中留下了痕迹。

后来,顾轻舟司慕离婚,司慕被杀。顾轻舟在平城和阿霈结婚,她成为阿霈的太太。从二少夫人变成了大少夫人,顾轻舟的身份好像应该拔高了。但实际上,她是二婚。她结婚还要远离家乡,改名换姓。她不敢请颜洛水霍拢静这些闺中密友,又受到嫡母婆婆阿霈后娘蔡景纾的排斥。她甚至需要最爱她的公公,族长司炎的后期公开原谅(889),才能踏进司家正宅的大门。如此偷偷摸摸鬼鬼祟祟,反而顾轻舟像是个续弦转正的外室一样【溯源 60】。好歹,顾轻舟也算是圆了心愿,做了阿霈的妻子。

平城杀人案后,蔡长亭用计将顾轻舟挪到太原,放进了平野家。蔡长亭在平野家的身份是婿养子,与他的婚姻关系不牵涉女方身份的重大变更。于是,即使继承了背景中蔡长亭顾轻舟原型的亲密关系,故事中顾轻舟的立场也不容易明显。

不像司慕,顾轻舟把他像是儿子一样对待,总想着怎么培养他扶持他。太原篇早期,顾轻舟在平野家非常依赖蔡长亭的助力。不管是顾轻舟用人还是救命,都由蔡长亭的部属经手。蔡长亭如此关怀照拂顾轻舟,他在平野家履行的是丈夫的角色。除了顾轻舟的前夫司慕之外,蔡长亭是另一个隐含的,顾轻舟【其他的丈夫】。

从这个背景上,再重新理解引文这段话。阿霈问【“最好的?怎么,你还有其他好的?”】,他是有些心虚的。他对顾轻舟没有把握,生怕顾轻舟会记挂着司慕蔡长亭这些司慕系的人【4.6-2(4)】。顾轻舟说这话不设防,倒是显得她无心坦荡,用情专一。她迅速理解并解释,又显得在与阿霈的关系中,她彼时有更好的情感理解力和责任心。

然而,顾轻舟并不是什么时候都这么清楚的。蔡长亭假托阿霈的时候,顾轻舟觉得很真实。按理说,阿霈是枕边人,蔡长亭是个偷窥狂。两个人应该差距很大。结果没有。蔡长亭冒充阿霈送的白玫瑰,顾轻舟没分出来【36-1(2)】。蔡长亭送的生日庆典【33-4(2)】,顾轻舟也没分出来。这时候阿霈和蔡长亭是重合的,都是她的丈夫。

这个两个丈夫的人设,同样用在了顾轻舟的对立角色程渝身上。程渝的丈夫卓五,实际上是两个人,孝云和莫止。【当初程渝怀孕,他(孝云)觉得孩子是莫止的,他吃醋的同时,也想要养大他。他们有很清晰的分别,却又把彼此看得至关重要。(1329)】孝云莫止是人设不同的两个人,却被放在同一个身体里。卓五的存在,算是两个丈夫这种分身法的极端体现。

孝云是执事的军阀嗣子,而莫止是一个纨绔。【两个丈夫】这件事在卓五身上的解法,是孝云最终盖过了莫止。程渝对应顾轻舟。孝云是阿霈系,莫止是司慕系。从此对应,在顾轻舟的情感关系里,阿霈最终占据了首要位置。

因为人设上完全不同,最终造成了完全互补。无法在顾轻舟身上达到的左拥右抱的幸福完美大结局,在程渝的婚姻中实现了。

~~~~~~~~~~~~~~~~~~~~~~~~~~~

4.6-2 少帅一书与分身法

(4)少帅一书主要男性角色间的关系 https://www.douban.com/note/812521628/

33-4 鱼目混珠

(2)生日快乐 https://www.douban.com/note/794580578/

36-1 郑先生肝火上炎事件

(2)十二件旗袍 https://www.douban.com/note/798714313/

溯源 60 顾横波归龚 https://www.douban.com/note/812320252/

已发表部分索引目录 https://www.douban.com/note/758595087/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