端冕堂皇的头像

40-2 王宪事件终期分解(1)——董晋轩里应外合

董家初登场,在少帅纪年第四年正月初,列车杀人案,顾缨事件,和聂芸案之后。这一节的故事主线中有两条重要分支。

一支是顾轻舟的血缘。这条线是暗线中的暗线,也是被作为最终废弃“顾轻舟”这个身份的导火索来设置的。在列车杀人案中,顾轻舟和阿霈已经闹翻。她已经被成功的与阿霈分离了,离开了阿霈这项任务。她的家庭关系从顾家转移到司家。顾缨事件【33-2(5)】是这条线上的另一个伏脉。将顾缨送到法国,牵上顾绍孙合铭【33-2(4)】,为曝光顾轻舟的身世做准备。最开始的计划,可能是通过曝光顾轻舟的叶赫那拉氏血统,将顾轻舟的身份和司家对立,把顾轻舟最终从司家分离出来。

蔡长亭对顾轻舟有一定的感情,同时她仍是蔡长亭手上的一张牌。原计划中,蔡长亭夺取岳城的时候,历练过的顾轻舟作为叶赫那拉氏的血脉,可能只是被回收。在必要的时候,顾轻舟会被训诫后再利用。她的主要作用应该是作为叶赫那拉氏的公主去联姻。

另一支是绵延的明线。这条线中,岳城的权利逐步被移交出原有的核心。这条线的第一个事件是列车杀人案(325)。此后,阿霈调走城防,岳城变成空防的状态。随后司炎被邀请,到南京任三军总司令(345)。司炎也要离开岳城。于是,通过继承顺位,司慕成为了岳城首席。司慕本应在聂芸案(347)中被除掉,岳城司家顺势落到顾轻舟这个外姓人手上。这时候曝光顾轻舟的身份的话,岳城核心会发生很大的混乱。蔡长亭大约会在这种时候乘虚而入,以洪门的身份自下而上的收编驻军,赎买将领,最终夺取岳城。

蔡长亭的聂芸案被顾轻舟搅和黄了,司慕没有死,但是岳城无首的情况没有得到解决。预期中阿霈不可能在短时间内回到岳城,司炎也要即刻启程。这为蔡长亭调入董晋轩留下了空档。

董晋轩的身份是南京给岳城海军派的元帅(366)。聂芸案是蔡长亭在南京兴起的。南京总统府受到蔡长亭的节制。董晋轩和蔡长亭脱不了关系。董晋轩【在北洋海师任职过】,是冲着阿霈的舰队来的。

蔡长亭可以驱使董晋轩这种能够立即上任的海军将领,可以想象他也有自己的舰队和常备水兵。蔡长亭的舰队很有可能是伪装成英方商船的舰队,不打仗的时候就贩运军备和鸦片【38-2(1)】。他们长期在华夏东南部海域往来。他们应该比阿霈这个半年前才置办的舰队,更熟悉岳城的水文攻防情况。但蔡长亭不直接发动热战,攻击不备,反而保存实力,小火慢炖,显得他的野心很大。

若是董晋轩能够通过任命,从内部直接接手岳城舰队的话,由他再迎入蔡长亭的主力和政权,就是名正言顺的。到时候从外部看来,只不过是岳城本地的董晋轩舰队,主动与蔡长亭所部展开合作,一时半会说不到抢地盘上。蔡长亭还处在以逸待劳,浑水摸鱼的立场。他企图以最低的成本攻下岳城,说明他的目光不在岳城一地,甚至不在江南,而在华夏全境。他的计划中有一连串的步骤。他是以小图大,故而每一步都需要精细的策划。因为贪婪而形成的精细,消弱了他的冲劲,以至于他在决策的时候过于审慎,反而显得软弱。蔡长亭的这种软弱犹疑,让他错失良机,把阿霈等回了岳城。最终蔡长亭不得不放弃富庶的江南核心岳城,被阿霈推着北上。

~~~~~~~~~~~~~~~~~~~~~~~~~~~

33-2 浑水摸鱼

(4)引子 https://www.douban.com/note/793538573/

(5)顾缨事件 https://www.douban.com/note/793628917/

38-2 蔡长亭的黑金商路

(1)蔡长亭的黑色 https://www.douban.com/note/801612988/

已发表部分索引目录 https://www.douban.com/note/758595087/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