端冕堂皇的头像

40-5 董铭案二次分解(7)——无法翻身的董家

对于分解司慕脱罪的【遗珠 30】,我有两点补正。

一个,董凌蔓【唇色惨白】,是她发现了她在巨蟒事件的失策。董夫人指使董铭陷害颜洛水,董夫人成为了明摆着的【董铭与司家恩怨的根本原因。】巨蟒事件让董凌蔓成为了董铭之死的顶缸人。

另一个,【遗珠 30】是没有提到的,顾轻舟的金表证据。这件事在少帅一书有清晰的交代。这里只是将时间线捋顺。

二月十九,顾轻舟补录阿霈金表【40-5(4)】。二月二十晚八点半,董铭被击毙【40-5(5)】。董铭死讯传到董家,家人发现了他留下的信件,也就是遗书,还有被偷走的颜一源金表。【董晋轩和董夫人都不知道,董铭到底是如何下手的,……因为董铭没跟他们商量过。(406)】与其说董铭单独和蔡长亭密谋,不如说他受了蔡长亭的蛊惑。二月二十一凌晨,围堵警备厅的同期,董家将冯老板和其家人分别搜捕拘束,并获得人证物证,证实金表属于顾轻舟。从此,董家接受了董铭遗言,也就踏进了蔡长亭的坑里。

二月二十一白天,可能是中午,司慕部署找到冯氏家属。在没有惊动董家的情况下,司慕包围了拘束地点,并拍摄照片。庭审前,顾轻舟将冯氏家属安全健康的照片,交到冯老板手上。冯老板因此被策反,将证言更改为顾轻舟编的版本,并熟记董铭的照片。

二月二十一下午庭审。庭上,董晋轩先提出金表和账本。他依照董铭遗言,给顾轻舟安上【以此(金表)为信物,蛊惑董铭与她私奔】的罪名,指认是司家蓄意害死董铭。顾轻舟矢口否认,说金表不是她的,并请冯老板作证(406)。

被策反的冯老板,表述了顾轻舟版本的证言,说补录是一位年轻少爷要求的,并从照片中指认出那个少爷是董铭。以董家证人的身份,冯老板又曝光董家拘束了他的妻子儿女。司慕依言,迅速将冯氏家属送到庭上,为冯老板证言的真实性加码。冯老板的作用完全颠倒过来了。他从指认顾轻舟做伪证,变成了证明董家作伪证并威胁证人。董家因此转为劣势。【威胁证人,若是严苛一点,董晋轩这是也要被判刑的。】

对顾轻舟否认金表一事,庭上曾提出苛刻条件,【若真是在司太太(顾轻舟)名下,那么司太太的话就不可信。】这句话看着也好像有点道理。若是顾轻舟被证实在金表一事上说谎,她的口供可以被全部质疑。但其实,庭上这句话是一个被称为轻率概化(hasty generalization)的谬误(fallacy),其特点是论证的前提不足以推导出结论。符合法理的说法是,即使顾轻舟在一件事上做了伪证,也不能全盘否认她的所有证言。

辨识谬误是西式法学的基础之一。法官提出这种要求是违反法学常理的。从当时的情况来看,这句话明显对顾轻舟有偏袒。因为顾轻舟设计了她自己证言的真假两方面,并有预后,董家却不知道他们被顾轻舟挖了墙角。一旦庭上对证,董家便会落到下风,变成作伪证的一方。这条和伪证有关的临时原则,最终会被套用到董家身上。董家无法自证,司家南京都不帮董家,董家的说辞就失去了立足之地。董家不再被采信,也就无法翻身了。

在董家无法翻身的情况下,才到董晋轩司慕争辩四个死人是谁家副官这件事。这时候董家已经失信了。哪怕司慕泼去滔天脏水,董家也自辩不能。因此,庭上充当法官的军法部部长认为【董铭是犯罪了,罪该万死的,董晋轩却非要翻案。】部长认为董晋轩硬要掰扯四个死人是谁家,是强词夺理。庭上有这样的认定,董铭案也就基本结案了。

二月二十一当日庭审后,相关人员被关了禁闭。禁闭时间不长,二十一日夜,二十二、二十三两天,一共两天三夜。最后的责任人是董凌蔓,她是董铭顾轻舟起争执的原因。蔡长亭偏袒顾轻舟,其他的都不用计较了。董铭案这么大的案子,南京来人就【查了两天】,赶急赶忙的敷衍好了文案,打道回府了。

总归,庭上并不准备证明顾轻舟是瞎扯的。顾轻舟买通证人的事很好查。与之相关的冯老板,顾轻舟,表,冯氏钟表店账本,全部都在手边。而且如前文所说,这金表在岳城是稀罕物,不是普通的市售商品,不说是绝无仅有的,也是屈指可数的。这么特殊的奢侈品物流还查不出来,南京庭上都别干了。南京庭上大糊弄的原因,不过是替蔡长亭表示【顾轻舟被绑架,予以安抚】,哄顾轻舟开心,糊弄董铭案。

二月二十四,顾轻舟亲自会见核心证人,钟表店冯老板。她给了冯老板两根大黄鱼,安排了一趟去广州的专列,广州至米国的船票,并派六个副官押送至广州码头,将冯氏钟表从岳城抹去了。同时,顾轻舟散布董家害死随侍的谣言。继董家在上方失信后,董家的基础也被动摇。这是董铭案的尾声。

在董家围堵警备厅这一场中,董中武力威胁警备厅长(405),董中正式走上前台。董阳和董中一起在现场,董阳和顾轻舟的矛盾也就此埋下。

阿霈金表在此案后匿迹。直到太原篇结束,后文中只有两处提到金表。一处是说阿霈不带金表。【司行霈在那群人中间,都是格外的显眼,以至于顾轻舟听到她身后有人再问:“那个是谁啊?不戴金表的那个……”(792)】阿霈不戴金表,和阿霈金表消失同调。另一处是蔡长亭用金表。【“无妨,我还有金表。”蔡长亭就从衣裳口袋里,翻出金表带上,金表的链子生辉,比玫瑰更富丽堂皇。(978)】按照蔡长亭的那个调皮法,这个金表必定是顾轻舟丢的金表,是蔡长亭从董铭案收来的。但是这金表对于顾轻舟不重要,她又被玫瑰簪障住,无暇他顾,这一节就晃过去了。

~~~~~~~~~~~~~~~~~~~~~~~~~~~

40-5 董铭案二次分解

(4)阿霈金表 https://www.douban.com/note/814489385/

(5)董铭之死 https://www.douban.com/note/814551448/

遗珠 30 答【Ivy】问董铭案司慕脱罪 https://www.douban.com/note/768420905/

已发表部分索引目录 https://www.douban.com/note/758595087/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