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座島的头像

穿过大概就可以看到(十)

幸运之神降临

 

 

 

 

 

 

 

 

 

那天晚上,张正基被送进了医院。

 

发现张正基呼救的是李德华,李海浪的爷爷。

那天晚上老年人照旧在床头烧开水,孙子在洗澡,他重复着孙子的操作步骤,却发现水壶的控制灯没有亮起来,他弯下腰脑袋朝前探,寻找墙角的插座是否稳当。当老人的手扶稳插座后,他听到一个男人的呼救。

 

老人刚开始并没有在意,或许以为是年纪大了,可能是电视机的声音,或者手机的声音,可是电视机没有打开,手机还在充电,那个声音仍然在源源不断的传来。

 

李海浪洗完澡从浴室出来了,老人问他有没有听到什么,李海浪说没有,老人说,没有吗,我怎么听到有人在喊救命。

 

李海浪也靠近墙角。若是以前他也不会管这细微的声音,可他听到这个声音,十分熟悉,中间还夹杂着女人的哭声。

 

李海浪面如土色地说到,完了。

 

说完他跑到酒店大厅的前台,说自己听到了隔壁激烈的打斗并有人在呼救,酒店大堂的小姐用狐疑的眼神从头到脚打量了他一遍,才动手拨号叫后台保安上去看看情况。

 

没等到保安敲门,门自己打开了,秦如玉拖着左肩流血的张正基大声呼救,保安一看急眼了,对讲机按下大叫后台准备担架。有个人说快叫救护车的,秦如玉听到便大喊,“我已经打了120了!”张正基当时的意识是清醒的,但是他痛的龇牙咧嘴,一边捂住汩汩流血的肩膀,只能发出呜呜的声音。秦如玉撑着手跪在开始在地上落泪,周围住户全部都被吵闹声惊起出门,李海浪看到父亲探出头来,眯眼瞅定地上的人是张正基后,大喊着跑过来,母亲则吓得扶着门观望。

 

张正基被几个人联合拖上了担架,李海浪才发现秦如玉右手和肩膀都是血迹,血迹遍布她的衬衫,斑斑点点地残留在身上停留,这都是打斗后的痕迹。直至被抬上担架,张正基一直都处于意识清醒状态,牙齿打颤一句话不说。两个保安一前一后架起担架正跨出一步要救人,张正基突然张大嘴了一声,把在场的人都吓了一跳。他抬起眼睛盯住坐在地上哭的秦如玉,秦如玉也抬起了脑袋,张正基眼睛没太睁开,快要睡着了似的,失血的疼痛和嘈杂的声音刺激着他的神经,他挣扎着用最后的眼神盯了地上的人几秒钟,周围人在一种静得可怕的呼吸声中,看着两个人对视,下一秒,张正基脑袋一偏,昏了过去。保安大喊,昏了!一前一后顿时抬起担架就跑。

 

张正基被送进了医院,李海浪父亲本着熟人的情分在附近的水果铺子买了几斤水果,晚上去医院看望了张正基。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