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座島的头像

穿过大海就可以看到(十一)

回来的时候父亲眉头紧皱,李海浪和爷爷都在父母的房间,这是旅行的最后一天晚上,明早就要赶到海口机场回程了,这件事给这个旅行画了个惊骇的句号。

 

父亲回来时用一种神秘的口吻,似乎在旁敲侧击地说,张正基肩膀被刺了一一刀,凶器是酒店的水果刀,举起水果刀的那个人是他的妻子秦如玉。

 

这俩人白天还在旅行车回程的路上被大家夸赞幸运夫妻,因为从天而降的水晶手链,不知道为什么晚上吵的翻天地覆,酒店不知情,被这一初吓得快要报警,被秦如玉打掉电话,说这是他们夫妻两个人的矛盾。

 

父亲的口吻突然变得很轻,带着一种不解和奇怪的嘲讽,站在那里饶有趣味地倒叙,他似乎对秦如玉说的夫妻矛盾很有拿捏。母亲则一点表情都没有表露,似乎若有所思。

 

“那,张主任家的女儿呢?”

李海浪问。

 

“刚刚我一起把她接回来了。张主任两口子赶不上明天的飞机了,旅行社不承担任何损失,他们俩人回去的机票得自己买。张主任说让张怡然先回去,还拜托明早我们照顾一下她。”

 

李海浪点点头。他可能是这里唯一知道实情的人,可他对张正基两口子的恩怨一点兴趣都没有。因为在张正基那个危机万分的时刻,女孩并没有出现在人群里。

 

女孩住在走廊最左的301,和同行团的一个老太太住在一起。在张正基痛苦地大叫的那个瞬间,李海浪条件反射一般回头,看见301的门紧闭,不认识的同行游客太几乎下意识躲进了门里,

 

直至张正基被抬上担架离开,疑惑的言论四起,一双双眼睛都停留在那两口子和保安抬下楼梯的转角,父亲立在那里嘱咐母亲得注意安全,一家人一起在房间先等结果,他得去医院一趟。李海浪走进门前人群还没散,众人猜测和想法到处乱窜,他的心脏在乱跳,这里可能只有他知道最接近真相的可能,但他现在被另外一个困境包围,火就要烧破最后一层纸了,他焦急的四处张望,终于在走廊的右边尽头,人群的缝隙里,他找到答案,女孩躲在一个半开的门后,探出头,注视自己父亲抬了出去。

 

她的眼神恐惧而无神,好像被猎人抓住的一只小鹿。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