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座島的头像

穿过大海就能看到(九)

 

游艇内部开始表演,镭射灯光五颜六色地在墙上跳来跳去,一群表演魔术的,舞蹈的,船舱内部暗暗的几乎没有几个人抬头看。主持人一踩音响,发出噼里啪啦的电流声,众人被刺激得一抬头。

 

主持人大喊到,“在座的各位,来自天南海北朋友们,来到我们海南,坐上我们珍珠号,相遇即是缘!接下来,我们进去互动游戏环节,活动中有千元水晶奖励!只要参与游戏,每个人都有礼物!”

 

说着礼仪小姐推上来一扇柜子,上面有些巴掌大的抽屉,都被标注了数字,总共两百多号,主持人说着将一个抽屉卡开,里面掏出来一条白色的水晶手链。

 

“只要20元,就能来开奖!”

 

第一个抽奖的人是张正基,在大家的轰笑中张正基打开了63号箱子,主持人从中间抽出来了那条白色的水晶手链。

 

主持人大喊着幸运之神降临,拉着张正基两步站到台中间,如同拳击比赛后宣布冠军的姿势高举起张正基的手。

张正基的脸颊肉笑得挤在一起,整张脸在聚光灯下又红又圆,可能是刚刚喝了酒的缘故,也可能他根本没有喝,当他捧着手链举过头顶,全场开始起哄拍手喊叫。

 

李海浪看到,秦如玉也在离台跟近的地方鼓掌,笑得前仰后合。

 

有了张正基的开头,后面的人都蠢蠢欲动。

爷爷突然也眼神发光,他说他也要去,李海浪说,“爷爷,那都是骗钱的。”

 

“可是人家拿到礼品了啊。”

 

“这么多人看着怎么会骗钱呢?”

 

李海浪说。“因为那些东西都不值钱。”

 

“可以拿到水晶项链啊!人家都拿到了啊,只要20块钱。”

 

爷爷硬是要去,他突然不想看到那个画面,抽身离开了游艇内舱。

 

他重回到外舱位,想起那个拿单反的男人,今天傍晚天气不算很好,没了金光普照海面的落日景观,整个云层才漏了点光出来,那个人到底在拍什么?

 

过了会儿爷爷出来了,手里拿着两个纪念品串珠,他问,这个东西值钱吗?

 

李海浪没有看那串珠子,反而注意到爷爷手掌很大,布满细细的被草或者刀割过的伤口的痕迹,那双手仿佛蛇形爬过草丛和树纹密布,还有太阳晒过的汗水味,当他抬起头对上爷爷的眼睛,这是一双浑浊的深棕色的眼瞳,和少女浅棕色的眼瞳不同,像是经过长期的日晒后褪色,那几秒钟老人的眼睛被痛苦的无助绞乱,到底是什么把他带来这里,他的瞳底是大山深处的景色,尽管现在他们立于海面。

 

“值回本钱了吧。”李海浪在短暂的沉默后说。

 

爷爷从拿到串珠手链后就变得很不安,听到这句话后这种惶恐并没有收敛,他把链子往李海浪手里塞,说,“那给你用吧。”

 

李海浪条件反射地推回去,“我不用手链啊爷爷。”

 

推完他突然反应了过来,他又说,“您留着吧”

“我平常在乡下种地,不戴这种东西。”

李海浪看着他,好像坠入时间的隧道,他已经很久没有回到乡下去了,从奶奶过世后,从母亲说和父亲亲戚一切断绝任何来往后,可是乡下依旧模糊地停留在那里,在很远很久的地方。他曾经在后院堆起一个树叶堆烧掉。

 

他最后说,“那我拿着吧。你留一个。”

 

“我留着没用啊。”

 

“留着放盒子里好看。不要说了,爷。”

 

爷爷不作声了。手机开始捏着那个链子摩挲。后面又吵嚷起来,一会儿,张正基被抬了出来,身上是吐的到处的酒。

 

李海浪又听到了快门声,他一回头,又看到了那个单反镜头。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