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座島的头像

穿过大海就能看到(十二)

海底下埋着山

 

 

 

 

 

 

 

父亲第二天早上接到一个电话,似乎很焦虑。

在上飞机前一直都在通话中,对话里李海浪听见什么药品医院之类,大概父亲又有什么保险大单可以接了。

 

李海浪觉得自己好像在做梦,梦里无法解释这些天的经历。他一直记着和女孩的约定,但是因为昨晚的事情,一家人都礼貌而克制地对待她,她也一言不发地跟着提自己的行李。直到候机的时候,李海浪乘父母不在,从兜里掏出来一个盒子,是女孩让他保管的项链。

 

他信守约定,做到了承诺的事。

 

女孩看着那条手链,眼底一点惊喜都没有。

她脸色平静地说,我没用了。你留着吧。

 

李海浪心怦怦乱跳,着急地加快了语速,”留给我干什么,这是你的东西啊,我们不是说好帮你保管这三天吗?”

 

女孩,张怡然,抬起她的头来,那张脸白净而单纯,眼睛水水汪汪的,可是眼神却没有精神,男孩终于又能和她对视了,这一次,李海浪看着她的脸,突然有一个想法跳了出来,她的脸上和张正基有什么相似处呢,这是一张继承了张正基基因的脸,可是这张脸却干净自然,眼睛像小鹿一样,眉毛毛茸茸的,张正基或许是相由心生,包裹不住的心被脸袒露了,可是这张漂亮干净的脸的内核是我了解的吗,

 

突然女孩的脸又变得很像张正基,她们是父女这件可怕的事情又出现在李海浪的脑子。他抓住了张怡然的手腕说,“为什么,为什么你要把这条链子给我。”

 

对面并没有说出他想要的答案。

 

张怡然回答,“因为我不想要。”

 

“它对你难道就不重要吗?”

 

李海浪不想放弃最后一丝希望,他企图从对面的眼睛里看出来点什么东西。

 

对面却向他关闭了大门,她声音细细地,轻轻的,和百雀羚鸟一样,她说,“:这项链我本来就不想要,你拿去卖了也行。

 

“你为什么要我给你保管呢?”

 

“因为,不想被我妈发现。虽然她也不会发现。”

 

男孩看着她,她变成了巨物,她是站在干涸殆尽湖边飞走的小鸟,恐怖电影的女鬼,那温柔的长发突然变成水草,裹住了他的脖子。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