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座島的头像

穿过大海就能看到(十五)

海浪的回音

 

 

 

 

 

 

 

 

母子俩扛着所有的行李回了家,进屋默默收拾行李箱里的衣服,采买的旅游纪念品,一箱子特产零食,等到这一切忙完,已经是下午五点了。胡楚静发现雨已经停了,厨房什么菜也没有,而自己还没洗澡。生平第一次吩咐儿子点外卖。

 

李海浪点了两份海鲜炒饭和一个水果拼盘,拿到手打开餐盒一看,胡楚静笑起来问,你还没吃够海鲜吗?昨天不是一家人去吃了一大盘海鲜吗?

 

李海浪说,我想知道海南的海鲜是不是真的要厉害一点。

 

吃了几口后他有结论了,说,确实要好吃一点。

 

胡楚静边吃边熟练得把炒饭的虾仁挑出,夹进了李海浪的碗里。

 

李海浪皱眉喊起来,“妈,您吃您的吧,别像小时候一样了,我都十六了,您留着自己吃吧”

 

胡楚静夹菜的手停在半空,定睛看看儿子,自己也不好意思地笑了,

 

“我总觉得你还小,小时候你喜欢吃虾,但是那个时候虾贵,都舍不得买。”

 

胡楚静低头扒拉了一下饭,因为笑而弯起眼睛,几层细细的眼纹爬上眼角,她想起来有很多个下午,她和儿子就这样两个人坐在饭桌前吃饭,会有重重的敲门声打断,她们送走了人再继续吃,一天又一天地重复,钱慢慢攒起来,日子就这么熬过去了。

 

李海浪吃完饭就回屋了躺下了,他突然想起来自己还没给一众朋友报平安,抬手发了张说自己已经安全到家。

 

那边果然只期待问一件事,你和那个女孩怎么样呢。

 

他盯着手机上那几个期待的表情包,放下手机没有回消息,从床上站起来找地下的背包。

 

那个背包里的最里面的夹层有一个一个金色纸盒子,原本是装防晒霜的,他掏出来抖了抖,听到清脆的声音在黑暗中落在桌面的声音,是那条项链,还有爷爷抽到的那个串珠。

 

他坐着把台灯一打开,那条项链在光线下闪着细细的光芒,上面那个精巧的小鹿挂坠,细看是个跳跃的动作,又像大海中的弯曲的波浪,如同一层层海浪冲过来时溅起来的浪花。

 

李海浪看了好一会,拿起项链转身扔进了房间一角的垃圾桶。

 

干完这一切他仿佛精疲力竭,躺回床上回了朋友的消息,

 

他打下这几个字,“什么事都没有发生。”

接着手机就被他压在枕头底下,关成了静音模式。

 

李海浪努力想睡着,可是躺了好一会儿,躺到时间好像静止了,他一滴泪都没有流下来,却大汗淋漓,想要空旷的田野里大喊,喊到灵魂出窍,在围着操场跑上几十圈,累到在地上,看着蓝天,如同明天就是末日,就是电影的结尾。

 

他又从床上坐起来,在书柜中开始翻找,手指划过一本本书脊,突然他停住,把《追忆似水年华一》抽了出来。

 

他走近垃圾桶,打开盖子,空空的垃圾桶里只有项链这一样东西。他盯着在桶底的项链,大概十几秒后,他把它捞起来,重新握在手上。他随便摊开书页,把项链呈在上面,然后嘭的一声合住了。

 

他看着书封面的追忆似水流年几个字,用手摸过那几个烫金大字,是略略凹进去的质感。

 

李海浪又将书放回原位,关了灯,躺回床上。他伸出手掌,举在空中,慢慢由外向内的顺序转动手腕,转到小拇指,无名指,中指,拇指随之收拢在掌心,拇指最后盖上,拳头握紧,他想,我应该是抓住了。

 

他想,过段日子真的要去补习了,他已经是高中生了,下学期就分科了,可能就是去读理科,班上目前没有他喜欢的女孩,他不知道自己未来会变成什么样,这次旅游回来只晒黑了一点,以后他可能会长的更高,会更不知所措,不知道爱是什么,或者未来,成年人是什么,但是他将要变成一个了不起的人,让自己和父母自豪的人,他对自己这么说。还有,开学之前可以再去看一次爷爷。

 

 

 

 

李海浪想着想着,垂下手臂睡着了,他的手掌边,是那个价值可能不到二十块的串珠。

 

【完】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