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座島的头像

穿过大海就能看到(十四)

爷爷似乎因为姿势不舒服,转了下头,眯着眼砸吧砸吧嘴,呓语两句转了下脖子,把肩膀横着过来,准备换个姿势睡。

 

李海浪小声地问,“爷爷,你能和我讲讲奶奶吗?”

 

李德华眯着眼睛,在这微弱的声音中寻找记忆的存在,他嘴巴上下煽动,却只有重重地热气吐出来,如此几回,终于开口,

“你的奶奶,王春霞,她很好。”

 

“我和她是介绍认识的,其实原先她和队上一个人谈的,后来那个人进部队了,很久没和她寄信联系,你奶奶赌气,就答应了我。”

 

“原来你奶奶是乡长的孙女啊,能穿球鞋上学的,后来乡长垮台后,那三年大家都吃不起饭,就变成穷人了。”

 

“她这辈子就一直呆在李家沟,八十年代队里有一台电视机,她看了电视机后说想要去看大海,我那个时候就说,我们家祖屋的山后,有一条河沟,和电视上的大概大海差不多。然后她就气得很,那天晚上做饭故意放很多盐,菜也是乱切的,来气我,你大舅和你爸那个时候十多岁,还没生下你姑姑。”

 

“五十多岁的时候,看到电视上的广告,可能是那个饮料广告吧,什么大海啊椰林啊拍的很好看。突然又说想去,然后我就说,现在我们养老金再存两年,就去。娃儿些都刚刚买房子。”

 

“第二年她就查出来那个,那个什么癌,我知道,我对不起你妈一家人,钱都是靠你爹妈倒贴的,我们家的子女,我管不住,人家说子女不孝顺都是上辈子的报应,我觉得就是就是我报应来了,上辈子我肯定做了对不起老天的事,但是你爹是孝顺的,但是对不起你妈,楚静啊,我对不起你们一家,你们被追着要债的那几年,我知道,我对不起你们……我。”

 

爷爷突然卡住了,他的眼睛随着讲话越睁越大,越发清醒,此刻,他眼角噙满了泪。

 

坐在副驾驶的母亲用手捂着嘴,她几度想要张口说话,却被泪水哽住。

 

她想说自己并不是坚冰,不想要一个道歉,结婚后她就再也不是胡楚静,是李家人的妻子,李海浪的妈,她从来没有在找一个答案,过去已经过去,会被如今的生活掩埋,只是伤痛一揭开仍有痕迹。

 

车舱里静悄悄的,只能听见雨刷摩擦挡风玻璃的声音,外边的雨已经把窗户完全打湿了,李德华握着李海浪的手,他沉默了好一会儿,终于抬起眼睛,看着李海浪的眼睛说,“你奶奶以前是最想看大海,我就帮她看了,等我下去了,我就会转告她的,大海是这个样子,天啊看起来和海连在一起,都是蓝色的,我们孙儿已经长得很高了。”

 

李德华似乎再也流不出来泪来,那双常年在日晒下浑浊的眼睛,突然变得清澈无比,年轻的那个他的灵魂,从遥远的记忆中游荡而来,经过肉身在此停留了片刻。

 

代驾的汽车要一路开到东边的车站,把李德华送往车站,再往回开。因为下雨,胡楚静执意要将自己的伞送给李德华,李德华则摆手觉得不需要,两个人在车站前推搡了一下,胡楚静直接将伞塞他手里,再两步退回车,大喊赶紧开车回家。

 

车子开动了,李海浪在车窗里向李德华使劲挥舞双臂,直至车子开远,李德华立在车站门口的身影越变越小,他对着窗外大喊,声音穿过雨滴,

“爷爷,我会记得回来看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