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r.Parallel的头像

突然决定不喜欢的时刻

就,真的很突然。想起来的时机也很突然,复习的时候,自然,不学习的时候也没这么多乱七八糟的心思。


我知道妈妈一向比我更容易是对的——妈妈说感觉她对我的心思比我多,我喊说你别老挑拨离间,妈妈就说我像爸爸。

当时是很生气的,不希望我像爸爸,不希望她被妈妈讲;当然,鉴于之前妈妈的正确,我更担心的好像是,妈妈这次又是正确的,该怎么办。

我喜欢她,准确来说,喜欢过。荒唐无稽的认认真真的喜欢是第二次,第一次我用了两年的青春才完整地掐断,第二次延续至今,即便她已经拒绝过。我知道我不想喜欢她了,这来自于二十岁第二功能Ti的理智,从她拒绝过第二次就不想喜欢了。

但是,我真的很怕自己一个人。我自以前没有特别的喜恶,或者说这种感情都比别人淡薄,总是习惯给自己一个理由,然后拥有那些感情。我讲不清什么是喜欢,所以那个梦就是理由。

我好担心我没有一个喜欢的人。

当时我走回楼上,我看着她送我那个包包。我把它带回来,意思是我想带着它出去玩,没想到我根本没用上过,我没有出去,和她见面都是她来这里。我没告诉她其实我不喜欢哆啦A梦,但是我曾想我会把它背出去。现在再看着那个包,我才发现,其实它很劣质,底边封边的皮子被简陋地匝了一圈,剩下的一部分翘出来,没做处理。

我想我不会把它带回学校了,不是因为行李箱满了,是我不再想爱她了。

我会做一个没有爱的人的人。


准备放在灵感碎片,因为最后三段的描写。实际上我是为了写那个描写才写的这些,不知不觉写多了。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