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r.Parallel的头像

22.05.11的梦

有意思的梦越来越少(也可能是我觉得没意思的梦越来越多了)

梦到在东校,不过教学区有很大一块空地,运动场或者普通雕像周围空地一类的,有不少小贩开始在那摆摊

去吃了烧烤,还有某种甜的零食,具体记不清是什么了。在那边一个人晃来晃去,越晃出摊的商贩越多,越多商贩越能晃下去。

有一个烤串炸串蛋包肠的摊子,上面扯了一块很大的绿色的防水布,老板的东西占了布的一半,另一半空着。我去看了,煎肠,煎蛋,蛋没熟透的时候按上肠滚好凝固,是一个摊煎饼果子的那种台子,滋滋的声音像油炸。老板假设正对北面坐着,东面是串、北面是一个烤架,是对着外面的,里面(西面)是那个台。我之前听说这个老板很有意思,做的好吃给东西也豪爽,经常会因为一些奇奇怪怪的大家都看不出来的原因突然吼着“你除了xxx吃别的都免单了!”,不知道会不会亏损。好吃就行。

我站在那里看几个人点吃的,但是他们说得很快,我听不懂的时候老板就吆喝一声好,然后一个或者两个鸡蛋啪的一下落在煎台上。到时间我要回去的,像灰姑娘的南瓜马车,于是我听了一阵,起身往回走了,往生活区那边的方向。我其实很想吃很想吃,但是我走了。

那边办完事,在一个吃饭的零摊旁边又见到了蛋包肠摊主,很好认的年轻小伙子,长得有几分像华农,别的部分往帅里改。他端着面碗稀里哗啦吃,我有点奇怪他为什么不吃自己的炸串,但是一般商贩确实也不怎么会去吃自己的吃的。我身旁有人叫他,好像是打招呼或者打赌,他抬起头来,一对眼睛明亮,嬉笑怒骂都是有血有肉的样子。我想,哦,他是个人,很厉害的人。

所以我也和他说话。我说我会去吃这个串这个串这个串说了好几个,他记得住,一副风轻云淡的样子,含着浓浓笑意说,“我在那里等你,记得来啊!”

多么明亮。

我为了吃他做的小吃,饭都没吃完,急匆匆地跑去把事情办完了。在坐电梯,很多人听到了老板对我说的话,揶揄地笑着看我。身旁的朋友说几点几点到哪里有一个会,我听不清,我老是听不清。到五楼没人下来,所有人带着揶揄的笑把我推出去,说那个摊子在这里呢。其实好多楼层都有开过门,我看里面大部分是一片狼藉,我知道是老板干的,他好像为了干什么要和很多人有交集然后弄一点他们的钱之类的,巫术?不懂。

我不在乎。我是来吃他的蛋包肠的。

商贩多了很多,多得很快,我找了几圈,越找人越多,越找越找不到。我找烤炉,找到很多烧烤摊。我找摆开的串串盒,没有,掠过一片绿顶盖的时候看到有人在那鬼鬼祟祟,一个人说“要不然在这儿吧 人太多了”,另一个人说“不行”,他不想承受某个人的怒火。我找煎台,人太多了,这是小贩和学生的狂欢。我又去寻一遍那个绿顶布;我的狂欢在那儿,我太笃定了。

我终于看到了他,抬手打招呼。他抬头一笑,劈头盖脸地问我“为什么这么晚才来,都烤得不好吃了”,我理直气壮地回他“迷路了,找不到了。”

站在旁边看他热那些串。好像摊贩又回到刚刚的状态,空旷,客人很少,这个摊子旁边除了我和他只有另外一个客人。我吃那些很少的串,盘算着再点点什么,老板问我问题,声音很小,我多问了好几遍,也不记得回答了什么。老板沉默了一下,突然灿烂地笑了起来,他大声宣布我除了什么什么以外都免单,不需要再付钱了。我有点呆愣地盯着他,挑起眉毛,说“嗯?”,他只是继续一副兴高采烈的样子,像某种上好发条的玩偶。

于是我们又有一搭没一搭聊天。吃完之后我把竹签和上面剩的玉米芯子扔到大垃圾桶里,回头,他惊讶又快乐的样子,问,“我都免单了不多吃点吗”,我想了想,还是点了点头。

不过我没立即点,在那跟他继续聊天,聊的什么完全不记得,反正最后变成了深奥的哲学问题。旁边那个男同学在旁边听着,表情从惊讶到惊恐都有。

最后我说,我说这边蛋包肠是不是最有名最好吃,他说什么我忘了,反正我指尖抵着他调戏了一阵子,我说来一根,他说好。拿起来的却是一个串着煎好的荷包蛋和一根肠的东西,放在一个堆了几串生东西的小盆里,上火烤。我看着他开始弄一个奇怪的东西,这时候醒了。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