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te.Ink
Ylumwlne的头像
发布于

Daily-08/11/20

命题:

难闻的气味及其来源。


雾刚从开着的窗子里涌进来,便像是柳絮被无色的火点燃般迅速地燃尽。尚北朝着窗跑动几步,但马上就停步抬手,捂住自己的嘴和本能地皱起的鼻子。

取代脏白色弥漫开的,是沼泽的味道 。

该怎么描述这种味道呢,尚北想着,后退了一步。他曾见过沼泽,也闻到过沼泽的味道;但即使这种味道和他记忆里的并非一致——也可以说是完全相反,但他还是知道,它就是来自沼泽。也许是由于某种他自己都没意识到的直觉,就像过敏一样,身体比意识更早做出反应。

味道在尚北的脑海里激起的第二个物事就是冰箱。他想起那是某次出差回家后,发现冰箱不知何时已经坏掉,里面的食材已经在夏日的炎热和融冰的潮湿中放置了至少一周,变成了绝妙的培养基。

似乎只有一罐没打开的啤酒幸存,但外壳上的味道过于入骨,尚北在放了几天后仍旧没办法清除味道,最后还是把它丢掉了。

尽管不想向前,但尚北还是强忍着恶心,再次向着窗口走去。越近便越浓的味道让他一阵头晕目眩,眼前像是过快的幻灯片一样闪过影像:同事对他说过的鲱鱼罐头,每次上班路上都要路过的垃圾堆,每年春初都要在城市里弥漫的肥料味——

但这些似乎都不能和现在自己闻到的味道相提并论。不知道听谁说过,似乎人类最强的记忆全部来自于嗅觉,某种味道过强的时候就会顺藤摸瓜般唤起其他关于类似味道的记忆。他突然觉得自己这辈子是忘不掉窗外的味道了。

拜托,这是走马灯吗?要是在这里被臭死也太没面子了吧?已经走到窗边的尚北脑中倏地闪过这个好笑的念头。他觉得眼睛有些刺痛,希望不是这气体对眼睛造成了什么伤害。

他都没注意到自己已经把窗子关上了。回过神的时候,自己的双手正在窗扇本来在的地方笨拙地来回摸索。味道还在,但就像是醒后的梦一样模糊不清。

但尚北还是感觉喉咙有什么逐渐涌上来。他猜对了,那味道还在他的记忆里肆虐。

他像是腹部中弹一样猛然弯腰,接着便捂住嘴踉跄着跑了出去。

至少他跑出了这间屋子,到了走廊上,只是没有抵达走廊尽头的卫生间。


高估了自己写东西的能力。总而言之算是开始了,希望不要再中途断掉还是怎么样。

懒得起名字就变成上北下南左西右东。居然还蛮好用。

<<Catalogue>>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