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te.Ink
Ylumwlne的头像
发布于

Daily-09/21/20

命题:

就一首歌写点什么。

P140-1


歌曲:With You-Linkin Park

-

我想,生活就是一道波。就和我们初中时刚考完体育时,边走边甩的跳绳那样,既难预测频率的变动,也来不及看清峰谷的交替。直到我们那些年久失修的练习用跳绳在日复一日的甩动中断裂,我们才蓦然惊觉次数已经过了头。

也许不会,我们更可能把问题都归在绳子的质量上。

无论怎么样,我每次想起跳绳就会想到关于波的理论,还有十二岁时电视上留着黄色短发的那个人对着台下跃动的人群吼出有如痛苦捏制的声音时,麦克风线在空中颤动的弧度。

然后我妈过来把电视转了台,带着鄙夷说:“唱歌就好好唱歌,瞎——”看了看我,“乱吼叫什么,和没开化的野人似的。”

我不会说什么。当然这和那时的我本就不会主动挑衅父母当然有关,但更大的原因就是我那时的看法和我爸妈的想法类似。摇滚都是神经病——这句话在那时的我心里,像是刚刚妈妈是打算说一句很不适合在这里说的脏话一样真实可信,且深信不疑。

生活是条没法预知的波。而这条波上,还有着无数起起伏伏我们察觉不到的小波,就像是图画书上的分型图,再怎么放大也无穷无尽。那时的我再怎么想,都不会想到那个抱着抱枕缩在沙发上的女孩,现在会喜欢上那时甚是鄙夷的金属摇滚,还有“没开化野人的吼叫”——或者说,极端嗓。

我只能说生活是道波。而且是看着和父母吵架的十五岁的自己说,看着十七岁半夜逃家去在大功放的影子里对着舞台把嗓子喊哑的自己说,看着十八岁被朋友阻拦自己去纹身而和她决裂的自己说,看着十九岁在寝室里蒙着被子对着再也不会嘶吼的那个男人流泪的自己说。

我时常会想,如果我没有喜欢上金属摇滚,会不会生活会有所不同?会不会变得更好?

接着我就会想,是的,会不同。但,并不一定会就此变好。就像我以前不知道那个歌手的名字,生活就用种种巧合,用和那个男孩看的电影,用广播的电台,用软件的推送让我知道了他的名字,接着再把他从我身边剥离开。也许我不会喜欢那个歌手,也许我会变得更加乖乖女,但生活总会把某些东西无偿送给你,接着带走它。或者相反。

至少,我现在学会了安静地躺在椅子上听摇滚。

就像我一直在说的,生活是道波。


啊这就是不拖了嘛 *微笑*

成功拖到了现在。好耶,都开学了,你到底在搞什么。

总而言之还是每天来个六七百。

内容当然是瞎编的。我又不是女的。

大部分故事来源来自网易云里林肯公园的评论。

故事里唯一真实的就是我挺喜欢LP,而且确实是他们带我去到了摇滚的国度。

<<Catalogue>>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