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n的头像

三体…

人的第一生命是政治生命。这是我看完三体,掩卷浮在脑海里最突出的感觉。

隐喻(metaphor)在文学里应该是最常见。有的浅显有的深刻。就好像作者和读者玩一个跨越时空的迷藏游戏。三体里很多隐喻。撇开生涩的物理知识和天文学概念,三体在我的眼里依然是一部政治启蒙读物,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会这么想。

先谈一些关上书以后还在脑子里挥之不去的感受。第一个是全息性,部分包含整体。这是我最爱的一个概念。一叶一菩提。这会让个体的虚无和弱小与宇宙的无穷和无所不能融合,它让我感觉人性是神性一部分。第二个是谦和。三体的地外文明裹着迷雾。应该不是作者不能描述,而是他不愿描述。对未知保持沉默是一种克制和谦和。人类文明仿佛一个天真的孩童,在黑暗的森立划燃一小堆篝火。这让我想起小学课本上,人类向宇宙发射的探测器旅行者一号,我们在上面用几十种语言录制了“你好”。人类最想向宇宙传递的,是情感吗?第三个是问题本质的一致性。大刘的三体世界里,战争的方式还是扔石头。能量的方式也还是烧开水(除开曲率驱动)。记录的方式还是刻在石头上,延续着两河文化的罗塞塔石碑文化。文明不管维度高低。困扰文明的问题是一样的:生存。我们有一句古话,太阳底下并无新事。

最后来说说三体里人物的构造。我揣测大刘对角色的塑造其实围绕着一个中心议题。这些角色是基于对一个问题的不同回答。如何在宇宙生存?答案是一系列的人物。程心。罗辑。维德。胜利主义章北海。智子。萨伊。大史。杨冬。丁仪。澳大利亚独居老大爷。还有一些普通人的视角。萨伊代表文化,侧重对文化的传播记录。罗辑、维德、智子,还有很多执剑人和面壁人。他们各自或许手持的武器不同,但他们所持的理念相同:黑暗丛林法则,应该可以划作社达派。权谋和制衡。可以类比战国时期、两河流域战争、三国。章北海我想单独划为一个类别,偏爱。杨冬、丁仪和地球往事里被作者写丢了的物理学家,他们的世界观并不建立在政治生命上。他们应该是真正的宇宙民族。程心,她仿佛有和三体人一样的特征:不擅权谋。她启动制衡的可能性被三体人判定为0。她天真。她对维德说,我没有太多可以约束你的,我只能相信你的承诺。相当于对着一桌子老千这人把牌摊开了打。并且打法单一:就是人类价值观。对于答案,我不予置评~

所以三体是大刘在回答一个关于生存的问题。而因为全息性的特征,这个问题可以推到很宏大的视角也可以缩到很小的切入点。能量是无正负的。人格也是没有高尚和卑劣的。如果他们面对的是生存这个问题,所有动作都只是选择。喜欢的角色很多。快速冷静:始终沉着应对又像大树一般有保护欲,该干嘛就干嘛的大史。卧薪尝胆、目光如炬的罗辑。前进,前进,永远前进的维德。章北海。遗憾的是没有一个我欣赏的女性角色。女人的天真、软弱和短视。仿佛整个故事是靠女性的弱点推进的。里面还充斥着对女人的保护欲:不愿意让女性角色受到任何残忍伤害,仿佛女性永远不愿意做出牺牲。但这种保护仿佛在轻声地呼唤他们给女人的乳名:弱者。

有时候我觉得,人性才是真正的神迹。我不知道其他人怎样。我对大海,是有恐惧的。我觉得每一下潮汐都是将我带离岸边的鼓点。但我们对星空有一种很纯粹的情感,没有一丝恐惧。那个我们毫不了解的宇宙。或许浩瀚的宇宙里,真的有我们的母星?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