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te.Ink
amango的头像
发布于

02|一则日记

和雨岑漫谈。

聊起最近的状态。古代文学读不进去,文学史也读着读着就走神,连现代文学都读得慌慌张张,一部短篇小说也得分三回读。浮躁且自责。

雨岑也是同样,被忙碌的课程和社团活动打乱了读书计划。

雨岑谈起,还记得高一时某个晚修,全班同学在底下写作业,钟薇老师坐在讲台上,翻着一本厚厚的书。虽然身为老师也有不易之处,但相较于其他职业来说,老师能够在浮躁的社会、繁忙的工作中拥有这样的晚上,静下来,沉淀下来,读书。多么珍贵且幸福呀。以及她复读时遇到的语文老师,他丰厚的文学底蕴,对传统文学的热爱,无一不让我们敬佩又向往。

猛然想起,高中时我对文学的爱也是纯粹而欢欣的。语文课上听老师讲授课本以外的文学知识、和雨岑一起诵出汪曾祺《人间草木》中描写栀子花的一段、和尕炫嬉笑着背出秦观的诗……文学是爱好,文学是生活中的趣味。而进入中文系之后,“喜欢”变成了“不得不”,我关注的不再是谁的诗、谁的文,而是我的分数、我的前途。这才惊觉,当文学成为了谋生的工具,成为对我的评判标准之一,我对它的热爱也被损耗了。

我该如何找回对它的热爱?我该如何找到我前进的方向?道阻且长,不免叹气。

和雨岑通话结束后才注意到微信消息,语言学课开始派发小组任务,选题先到先得。作为组长的我看到消息时,组员已将选题选好并上报了。表达歉意与谢意之后,总觉得自己不像是读书人。需要时时刻刻守着手机关注消息的话,怎么会有静下心来读书的时间呢?多想回到没有互联网的年代,时时刻刻都可以心安理得地捧着一本书。

在朋友圈看见直系师兄成功保研中大中文系。为他感到高兴,又深深地敬佩。他是我难以企及的高度,无论是风度还是学识。我无法做到深入文学的同时兼顾各类比赛,连期末考试都让我累得够呛。梦想是有的,却分不清这是不是在社会凝视下、在他人期待中诞生的梦想。

先走着吧。

本文收录于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