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te.Ink
chisaki的头像
发布于

“这也许是爱”

久违地和你长谈。聊诗,哲学,梦,人,聊你,我,过去。我指责你,突然情绪激动起来,惊恐发作,我蹲在地上瞥见你在旁边慌张的样子。

你说你孤独。我们除了彼此,在世界上没有找到任何一个能聊这些事情的人。你对我说了很多我不曾知道的东西。你说,就算只见过寥寥几面,你总一眼就能在人群里认出我。你说,除了家人,只有我对你那样好。你说你找不到像我一样的人。但也仅此而已。你说我想要的太多。你说你也曾经试图在我身上找到爱情,后来发现没有。我说我搞砸了。仍然是哭泣。

我们在空无一人的地下餐厅坐着。11点到了,灯被员工关掉,我们还坐在那里。我看着你黑暗的轮廓,只有安全通道的绿色灯光。我开始不安。和男性在一个黑暗的空间让我恐惧,尽管我相信他。我攥着他冰冷的手,我说我的创伤。我的痛苦。我说这就是为什么我如此需要你,我选择离开为什么这么痛苦。我抬起眼看着你,看到你的一点惊讶。你慢慢和我说话,我安静下来。

我看着你,看着你的眼睛,你也看着我的。

你说我为什么这样喜欢和你聊天,我说这也许是爱。你说你之前说过,我以前不承认。其实并不算不承认吧,我当时只是没意识到这是爱。

你要走了。我站起来,命令一样地撒娇,让你过来。我抱着你。你的身体瘦而僵硬,手臂垂下来,像一株胡杨。我听见你的心跳声,还有一丝沉重的呼吸。女性的身体。你往后仰,我差点摔倒,你又用身体接住。笨拙得像两只跳舞的熊。你拍拍我,说,好啦。

你边走边说,不会被我骗到的。你没我想的那么傻。我停下来,看着台阶上的你,说:我也没你想的那么坏。

你走得好快,告别的时候给我鞠躬,像滑稽的门童。你比你想得要傻呢。

回来打开手机,发现男朋友的信息,他说他好困,等不到我的晚安了,祝我晚安。打电话过去,他迷糊地说,抱抱。挂掉电话,负疚来了又走。我以为我不是这样的人。我不是不道德的人。我不是吧?

想啊想的,想到三点半,我打算把这段经历当成梦过去。他也不会再找我的吧。爱。爱是不可以当饭吃的,生活不能当成小说过。

今天上了一天课。感觉自己撑不下去了,中午喝了杯咖啡,继续补作业。结果老师忘记了下课的时间,我就没时间换卫生巾了。烦闷,疲倦,焦虑。赶去下一节课。

上课上到一半,我想偷偷换气。大口喘气,好舒服啊。我知道又是这样,惊恐发作。人群围过来,问我是不是哮喘了。我手指发麻,从椅子上滑下去,对着天花板大口喘气。过了几分钟,缓过来了。舍友、校医和领导都来了。拿着我的药。她不知道我的病的,一定是看了主治功能吧。那她就知道我是什么问题了。校医也要问。问完背着我悄悄和老师说,抑郁症。我吃完安定,好困,睡着了。

之后下楼去买卫生巾。看到你,久违地和你长谈。

本文收录于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