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te.Ink
chisaki的头像
发布于

上天不会满足你祈求之外的东西

这个假期实在是太长了。本身连一秒钟都不想回家的我,硬生生呆了半年。

呆在家里,我用键盘和手机与前后两个男人谈恋爱。两个在北京的人。所以我永远朝思暮想地要去北京。

可北京感染人数增加,就连下学期何时开学都说不好了。

我遇见的第一个人,聪明、健谈,有着打理干净的挺拔背影。他是那天在音乐厅我隔着五排座位都一眼能找出来的人。一见钟情。与他相处谈论的东西严肃晦涩,但我体验到了从未有过的乐趣——不止乐趣。而是快感。从来没有那样一个人能给我这样的交流,看过的书籍和杂想源源不断地从口中流出,直到深夜。那是多么新奇的体验。当我失去他的时候我知道我错了。对知己心怀杂念,我该对此负全责。

然而即使我们能够互相喜欢,也并不意味着他真的适合我。他是一个共情能力很差的人,不太会委婉,我行我素。对父母不尊重。是一个幼稚的理想主义者。而我是一个情绪化的疯子,单纯却实际。这二者之间仿佛影子与主人,外形相似却永远不能融合,也永远无法互相理解。这段倒霉的失败是互相淘汰的结果。

后来我在想,我需要这样一个人:也许并没有优秀的外貌和出众的能力,但是一定要接受我的一切,能够理解我潮水般汹涌的情绪。于是第二个人出现了。一个相貌平平、经历简单的人。我们做了很久的朋友,所以我对自己的经历毫无顾忌。他能够接受一切,或者说完全不在乎。

也许我是喜欢他的。在他对我示好的时候。但是他除了这些之外毫无吸引力。他像是办公桌上的一直黑色签字笔,坚固耐用,不可替代,乏善可陈。我不知道要和他说些什么。他喜欢做的事情和其他人没有什么不同。看动画,玩游戏,看商业电影。日复一日空虚的娱乐。他对所有事都没有自己的观点。有时候我聊到有意思的严肃议题,也会因为自说自话无疾而终。

所以我觉得这也许就是神明给我开的一个玩笑:他给我一个我需要的人,喜欢我、接受我的一切、性格不强势、时刻都会示好。但我找不到和他交流的一点点价值,也找不到世俗对人的评价价值。

该如何做,内心迷茫。

本文收录于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