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te.Ink
chisaki的头像
发布于

仇恨

情况好像又变糟了。

最近独处的时候还是不停地哭,忍不住伤害自己。对身边所有人都感到厌恶。对于自己需要背负的一切感到厌恶:被性侵,家庭不和,精神病人,分家产,失败的感情。

我仿佛就在岸边看着船慢慢沉下去,那种无力感令人绝望。你什么都没有做错,却依旧过得不快乐。如果这就是命运,我也只想对命运说一句:去你妈的吧。

也曾经想到过自救的方法。试图通过寻找伴侣来排解内心的孤独。遇到过一个不太在乎我所有经历的人,结果就是被短择。醒悟过来才发现自己对于他存在的意义只有片刻的性吸引力。也许用接吻和拥抱来换取情绪上的安稳也是好的,可惜换不了。

几个月以来很讨厌手机震动的声音。每次别人来找我聊天,我都会觉得莫名愤怒。那些人我不想称他们为朋友。其实很多事情是人自己无法选择的,譬如交朋友这件事。在某个环境中遇上了,需要交流信息是很自然的事情。指望他们去倾听自身内心幽暗晦涩的想法简直是天方夜谭。但每次交流我都尽量保持礼貌甚至过分热情,而内心清楚这些交流全都浮于表面。我有时候会想,他们要是知道我聊天时内心的真实感受会说些什么呢?

有个人形容我是外面套了保护罩的、带着刺的海胆。最外层看起来圆滑无害,中间却坚硬伤人,但实际上似乎不坏。可能是这样吧。

很想逃避所有的一切。我的家庭让我窒息。但这东西就像肌肤一样无法剥离。逐渐变得温柔的父亲,要是发现了我妈妈一直给他下安定药物该怎么办呢?药物的副作用非常明显,他在网页上开始查询自己是否得了抑郁症。我移开眼神,装作没有看见。

很多东西并不能说谁对谁错,所以我的愤怒也就无处可以发泄。每次我自残的时候,其实是想给命运捅一刀。问问这个世界凭什么要这么苛责我。我已经有了一个足够恶心的童年,为什么还不愿意放过我。为什么除了我自己的努力之外一点点的好运气都不愿意给我。为什么似乎所有人看起来都那么轻松。我只是想要一个好一点的生活,又有什么错。为什么每次在我看到一点点的曙光时,又把我拖回到无边无际的黑暗中去。

为什么不管我做到了什么都无法变成想象中的样子。我以前从来没有想过自己能考上那么棒的学校,当我高考完准备迎接崭新的生活的时候,什么都变了。似乎我一夜之间就成了大人,能接受所有恶心人的事情。当他们合起伙恶心我的时候,从来没有人安慰我。当他们为了利益和感情争执不休的时候,从来没有人想过也许我也会难过。没有任何长辈在劝我站队、让我管管的时候,问问我过得怎么样。也没有伴侣在利用完我的情绪价值之后替我多考虑哪怕一下。我的悲痛只有心理辅导室的老师在乎,而那个地方我再也不想去第二次了。我心里最柔软也最坚硬的地方慢慢坍塌。我的家人变得好陌生。父母相残的样子多么可怕,奶奶不明事理,哥哥的形象也在险些分家产的那个时候变得扭曲可笑。那场离婚闹剧让我提前知道了每一个人面对利益的样子。而早在十几年前,我亲爱的“养母”的儿子猥亵了我。

我没有家人了。

看看满手深深浅浅的刀痕,这个样子大约也找不到伴侣。

我不懂得怎么样自救。我怎么样逃离出这样的深渊呢。

本文收录于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