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te.Ink
chisaki的头像
发布于

灰狗

灰狗的蓝眼睛

忧心忡忡地醒来

蹲在墙角,一言不发

舔舐干瘪的乳房

半夜一点一刻突然下了雨

下得一点道理也不讲


忘记那个雕塑家的名字了。她说:忧郁是我们忠诚的大狗。我很明白那种感觉。蓝眼睛,黑色的大影子,一言不发地在角落。我们憎恨它,也痴迷于它。不论如何,它永远就在那里。

今天做了一个梦,梦里很有趣地表达了对父亲的担忧:他连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装聋作哑是不行的。其实我时时刻刻都担心他们两个人。担心他们会死。这种感受是常人无法想象的痛苦。就算我听心理咨询、听长辈劝导,尝试不要去插手他们两个人的事,但悲伤就在那里。最后你只能拥抱它,大哭一场。

本文收录于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