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te.Ink
chisaki的头像
发布于

相遇

最近新买了好多东西。逛了很多东欧风格的饰品店,集市货,算不上多贵重,但样式有异域风情。买了一些戒指和手镯。又去一些另类风格的店挑了看起来最乖的项链,毕竟我还是没有把十字架和铆钉choker戴在脖子上的勇气啊。

冬天的好处大概就是能理直气壮地买项链。各种各样的毛衣链属于搭配必要。但买民族风格的必须慎重,另类与老土仅是一线之隔。手镯也是如此。我这个年纪尚且带不起沉甸甸的厚镯子,一弯细细的墨绿就足够搭配大多数内敛的上衣。

衣服和首饰不同。买衣服,首先会有预设的期待和式样,再从千篇一律的服饰里挑选出最合身的一件。首饰对人的身材不做任何限制,样式全凭个人喜好。喜欢的东西第一眼就会拿下,不喜欢的,就算戴上也会不知什么时候就再也找不见。喜欢,便是增一分太多,减一分太少,就连瑕疵也百看不厌。也许看一千个都不会喜欢它,也许就是下一个。有时候我觉得并不是你在挑选它,而是它和你相遇了。

朋友的手机摔坏了显示屏,我把我的手机借给她用了,拍不了首饰的照片。等她回来再说吧。

说一些生活上的事情。

家里的矛盾暂且平息,但隐患仍然存在。需要咨询心理医生吗?我不知道。在父母的感情中我只是一个旁观者。即使我去咨询也是无济于事。现在的我只能选择暂时逃避。

前面的内容写了一半之后看了一场音乐会。吴碧霞的表演还是那样精彩自如,即使现在回来还是久久不能平静。所谓歌唱的技术,似乎已经成为了融在她身体里的东西,她所需要的只是表达。非常美。可惜这一次的曲目表达空间太小。丁教授这次唱得和平时一样精彩,但是略显吃力。是因为年龄吗?

感情上并不是很顺利。我本身笨拙,遇到他便更加荒唐。人不算精致整洁,甚至不怎么化妆。他在感情的处理上也不是个好孩子。与人暧昧,在知道状况的时候仍然主动如常。我只是觉得可笑。这一段就这样算了吧——至少从未开始过便已经失望,也是某种幸福。

写着写着心情就平和了很多。其实要一份不伤害到自己的感情很简单,就是保持平常心。但如此平和的感情还叫爱情吗?我不知道。我甚至懒得去想。

但有些事情不可以不去想。关于出国的事情,真的要好好和家里人说了。我根本不想出国。出国也根本不是什么捷径。再把规章制度咨询清楚,接着考虑报什么吧。

本文收录于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