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te.Ink
chisaki的头像
发布于

行事准则

我现在窝在一个小县城的旅馆里,窗外下着雨,周围全是黑色,只有手机的一小片亮光。不知道是不是到了不洁净的床上,还是西北天干物燥的原因,身子微微发痒。

不是自己意愿的旅途,只是作为家庭一员需要参加,所以一路索然无味。耳机里播着爵士,看着满眼夏日的牧草和牛羊,有种古怪的冲击。一路上脑子转个不停,想事情想得头痛,但是停不下来。

我在思考唯结果论和唯方法论的优劣。例如任何社会变革都需要流血斗争,期间难免有过分的激进派。他们的破坏力强、影响力大,同时又过于教条和偏激。但不可否认,少了激进派的铁腕手段,很多事情都无法做成。张晓风答别人问的时候,说,只要正确地做事,做的不就是正确的事吗?我觉得不是。有时候过程是对的,结果往往阴差阳错。现实生活是诡黠的,牵扯的因素太多太杂,且往往无法以道德的正确作为成功的方式。我当然不推崇毫无道德的功利主义,但以错误方式达成目的也并非不可取。作为一个无神论者,我认为在人面临自己和亲人的死亡时通过宗教找到慰藉是可以理解的。虽然在我的认知中。他们相信了一个虚构的事实,但只要不伤害到任何人,我是鼓励这么做的。也就是说,我推崇的是合乎社会道德的功利主义。每个人行事的准则不同,没有优劣之分,但我当时盲目听从别人建议作出的选择,现在来看,就是没有衡量结果带来的利益所作出的混乱选择。这是个很蠢的错误。以后坚定了自己的行事准则,就不会再犯。

今天是梵高死去的第130年。一个为了妓女割掉耳朵的艺术家。

本文收录于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