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te.Ink
chisaki的头像
发布于

记梦II

今天中午睡了很久,梦见了许多光怪陆离的事情。

梦见我有一只小白猫,在我们一家人的默许下,被剃去毛发,放到骨灰盒里,埋进地下闷死。

梦见一次搬家。那天我父母正式离婚。还有零零碎碎的舆论。

梦见那天我奶奶突然离世。举行了葬礼。听到有僧人在唱歌,木鱼敲得很急促。四句歌词,只记得最后两句:“息我彝山,慰我魂灵。”不懂是什么意思。

葬礼以罗马斗兽场式的斜坡做看台。座位上全是人。我没来得及赶到墓碑跟前,在山坡上朝下拜,深深地磕头。这首歌重复几遍后,葬礼就停止了。那些人哄然散去,讨论着参加下一个葬礼的报酬。

不过整个梦并不是极度的恐怖和悲伤,更像是透过一片蓝色玻璃糖纸看世界。

本文收录于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