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te.Ink
hebrn的头像
发布于

学校里的研究生

我讨厌研究生,尤其是学校里的。

也说不上来这种厌恶感是什么时候开始的,也许是大一的时候,也许是现在,但是这种厌恶的感觉现在确确实实存在了。

说实话,我在学校里认识的人很少很少,来来回回就是本专业的那几个人,研究生就更不可能认识几个。我对研究生坏的印象,大多是来源于这几年发生的几个事件。

大一的时候,要死不死的学校,把我们专业的新生分到了八人寝。在那之前我从未料想过,上海的高校居然还存在着八人寝,要知道哪怕我在江苏读专科的同学,他们晒出来的寝室也最多是六人,而且,至少每个人都有张桌子。并且真实情况还是四人的上床下桌居多。

我的室友也震惊了,我说你报学校之前没查好吗,这里的寝室条件。她说我不知道,我以为上床下桌都是高校标配了,一天也没想过我会住在这样的破烂寝室!八人寝上下床,两个人共用一张桌子,写作业连胳膊都抹不开,放一台笔记本在桌子上就别想干别的事了。

但是很快我们都“被迫”适应了这样的生活。但是对生活质量要求极高的文艺青年我(虚假)和我室友本人仍然贼心不死,做梦都在渴望有一张自己的桌子,那段时间我痴迷于做手帐,虽然很快就放弃了,但是那段时间我的手帐本里都在画桌子!梦里,是我梦想的寝室,梦想的桌子,桌子上是干净的整理和好看的文具。

后来室友经过多番打听,了解到我们学校有研究生在出租寝室,她们的寝室是整个学校最豪华的女生寝室,四人间,上床下桌,独立卫浴,电梯房,站在阳台上就能看见东方明珠。虽然说比起其他学校的双人研究生寝室,她们的寝室还是算不上太好,但是毕竟学校的整体硬件设施就那样了,而且对我们本科生来说,这样的条件已经是绰绰有余。毕竟由俭入奢易……

兴奋之余,我就向室友打听了一下价格的事情,她也面露难色说她们开价应该不会太低,具体也不清楚,我们先去看看房再做打算。

不得不说这些研究生真的很忙,约她们要提前好几天时间,而且一切都要以她们的时间为准。好不容易盼到了去看寝室的日子,我和室友两个人跟着学姐(姑且叫她一声学姐)到了公寓的电梯门口,大概是八九点的样子,正值寝室用电梯的高峰时段,里面乌泱泱都是人。我和室友还有学姐一起在电梯被挤来挤去,突然我像个没有坐过电梯的傻子一样来了一句:“这寝室楼好高级!”结果就是旁边的研究生都看着我,一副“你这小孩真莫名其妙”的样子。

不得不说,电梯我坐过了,学校的电梯我也坐过了,但是作为一个长年累月住在破烂寝室的卑微本科生,我真的没体验过你们所谓的公主楼。

好不容易到了13层,我和室友左看右看,发出了不错的赞叹。学姐这时候掏出一张卡说这个是洗澡用的卡,卫生间有热水可用。我突然想起来,高中的时候,我也是用过这样的电卡。不禁感叹现在居然混的连高中生都不如了。

然后到了很凝重的环节,谈价格。本来之前在微信上她们狮子大开口要1000+一个月,要知道我和室友一个月生活费也就2,3千块钱,一千块钱不是一个小数目。更何况这个寝室是学校的,不是她们的私有财产,本来做这样的事情就是违反学校规定的,我们真的要一边冒着犯规的风险,一边每个月还这笔“天价”房租吗?仅仅为了我们所谓的生活质量,为了我们当文艺青年的情怀。

我们都比较犹豫,室友跟她说我们本科生都没有什么钱,都是靠家里给,能不能给我们便宜点,她心里的数字是6-7百左右,这是我们能拿出来最高的价了。学姐稍微有点动摇说我知道你们的难处,我其实无所谓你们给我多少钱,哪怕是300块钱也行。

但是话虽然这么说,最终我们也没能把价格降到700,学姐的室友要求至少要收我们900块,并且搬出来她同学的例子说,她同学那么破的上床下桌都租了700块钱,一副你们不懂行情的样子。

所以最终的价格就是900块钱。

那时候我还在想,这死研究生真烦人,要不是她从中作梗,也许带我们看寝室的学姐就会便宜点300块钱租给我们了呢?但是后来转念一想,这个所谓的学姐的室友从未露面过,她只存在于学姐的描述中,大概率就是个唱黑脸的工具人。

“你们也不能怪我呀,我室友不同意,我们肯定要一起租的~”

后来我和室友决定还是不租了,代价太大,而且跟她们交易本来就是违规行为,很多钱的事情也不好清算,非常之不靠谱。

从那之后我开始讨厌研究生。

后续是学校良心发现给我们新生换到了和研究生同等级的寝室。我私下恶毒的想道:你们的寝室就烂在手里好了!

第二件事情,发生在我大二的时候,我因为一些机缘巧合,认识了一位男性研究生。

第一次见面的时候,我就跟他讨论了一些事情。他说他是江苏徐州人,我们很近,算半个老乡。

我不这么认为,在我眼里,我不承认什么“老乡”,我只有亲人,朋友,恋人等类似这样的关系界定方式,最多再加一个校友,所以我一般都会把教育经历放在资料的最前面。

具体的讨论内容不便多讲,只是在谈天中,我发现了“研究生”身上的一些闪光点,也是我深恶痛绝的点,那就是他总能通过我所描述的事件一针见血的指出关键,并且给我一些启迪,并且那是我从来没有过的更加犀利和成熟的看问题的角度。

老练,甚是老练!我找不出别的形容词了。

甚至有一天我还看见自己的班主任,给他的朋友圈评论点赞了,我脑子里闪过一句话“果然研究生就是会做人啊!太精明了!太狡猾了!”

我恨研究生。

最后一件事,就发生在最近。我的水卡刚好用完了,想到学校的二手群里便宜收一张别人的卡。消息刚一发出,一个头像看起来就很老吃老作的不知是男是女的人找上了我,说要加我的微信,她说她有一张50块钱的水卡40卖我,我说好。

紧接着另一个男生也加我了,说他愿意出一张95块钱的水卡给我,只要40块钱。我一想答应前人太早了呜呜,但是想着都答应别人了,那就都收下吧,正好到毕业都不买水卡了,冬天就奢侈点用热水洗衣服嘛。就这样,两张我都收下了。

这时候不知是男是女那位突然发来信息说,那你付一下定金吧,晚上我们面交!

我整个人傻了,这人肯定是老海鲜市场咸鱼大户了,还定金,生怕我跑了,不买她东西了,错过她卖东西的最佳时机了。

我把十块钱转给她了,她说晚上八点钟过后找她拿东西就好,因为我人还在路上,没在学校里。我差不多六点钟到的学校,然后七点钟左右收了那个男生的水卡,然后不知男女那位就发来信息说:你可以下来了。

我心想不是八点过后么,我正打算拿东西去洗澡,你这太不守约了,交易的让我很不愉快。

算了算了,早拿早结束吧。

我到食堂门口找到她,一看到她的脸,果然又是研究生!你们研究生都长着一张闪着老练和精明世故的老脸!一副怕吃亏怕耽误时间的样子!

更可气的是,扫码付钱的时候,她居然还在我耳边叨叨!说一些我听不懂的话。

我走了,回到寝室顺便她微信也删除掉。我对研究生更加没好印象了。

除了这些,在这两三年里,我印象里的研究生总是在食堂里,在道路上高谈阔论吹牛侃大山,讲一些听起来很高大上的事情,顺便还要跟我们本科生抢饭吃,挤超市,别看他们人不多,却非常能吃。

我幼稚地坚持认为我们本科生才是学校的本体,研究生走开!

当然,如果你问我愿不愿意成为一名研究生,答案是yes!因为我想做文化人,我也想知道成为研究生的我会不会也顶着一张精明世故的老脸在校园里高谈阔论。

我也要去抢其他学校本科生的饭吃!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