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te.Ink
kaverykk的头像
发布于

05:不只是主仆

看着身侧熟睡着的Saint,Perth莫名地感到满足,老实说,他交往过的男男女女很多,但只有Saint留在他的床上过夜了,这也许在旁人看来会很奇怪,因为和所有Perth的前任相比,只有Saint是奴隶出身。但Perth清楚,他对于Saint的执念同其他所有人都不一样,也许是起源于初见的血泪交织下的惊艳,也许是来自于对参与了Saint人生的责任感,又或许只是因为Saint吃过他的棉花糖…

Perth闭上眼许久,又忽地睁开,他突然想起之前做完后没有帮Saint清洗,而且这算是Saint的第一次……

他听见身侧的Saint发出了哼哼唧唧的声音,看样子很不舒服,探了探Saint的头,发烧了。一时之间,Perth有点不知所措,他从来没有照顾过别人,哪怕是对曾经交往最久的Nana,Perth也只是语言上问候,从来没有亲自照顾过,可现在这个时间点,别墅里只有他和Saint两个人,每周一三五才来打扫的钟点工这个时候根本不可能出现在这里帮他照顾Saint,他不喜欢别人打扰。

Perth正烦恼着怎么照顾Saint,突然又听到“咕噜”一声,来自Saint的肚子……是了,一整天,Saint滴水未进……

Perth有点懊恼,他太粗心了。

Perth打开手机问自己的一个朋友,这个朋友是个有经验的gay佬,总是能把他的男朋友照顾的很好,他和男朋友已经在一起三年多了,感情一直很稳定。

“Mark,发烧了怎么办?”

“谁?你吗?”

“不是。”

“着凉的话吃药,或者去医院啊。”

“不是…不是着凉,是…事后发烧…”

“哦吼!谁呀?男的?我记得你从来不留人过夜,这都几点了…谁呀?能让你上心…”

“你不认识。你告诉我怎么弄就行。”

“嗯哼?好吧好吧,救命要紧”

“…”

“清洗过了吗?如果没有的话,要先清洗干净,把那些东西都弄出来,浴缸里放好热水,也别太烫,一只手揉揉肚子,另一只手探进后面,让水流帮忙清洗…”

“然后呢?”

“然后擦干净抱出来睡觉就行了啊”

“可他还发烧呢”

“一个大男人发烧不至于挺不过去啦,清洗干净就不会更严重了,放心吧”

“那如果是Gun发烧了呢?你怎么做”

“我不会让他因为这种事情发烧的,好吗?”

“…”

“额额…如果实在担心的话,清洗完之后盖好被子,用温开水浸过的毛巾敷在额头上,出汗了就擦洗一下身体就好了…说到底,不用太担心,那可是个男人”

“这是他的第一次…我担心…”

“啧啧啧,我明天要去你家看看!带着Gun一起!叫上Mean,对了,知道吗?Mean也交男朋友了,不过是个没什么家世背景的,估计伯父不会答应…”

“不欢迎。”

“呦,打算藏着了吗?我敢打赌,你的这个小男孩肯定很好看!”

“嗯。”

“?”

“不说了,给他清洗去了”

同Mark聊天的时候,Perth已经放好了热水,回到卧室,脸颊泛红的Saint依然熟睡着,不着寸缕的白皙身体在灯光下很是好看,Perth留下的痕迹散乱地遍布在身上,尤其是大腿内侧和腰身两侧,痕迹更多……光是这样看着,Perth便又有了反应,暗骂自己一声,Perth抱起Saint走进浴室。

Saint是真的累了,任由Perth抱起又放到水里,温热的水流包裹着Saint酸痛的身体,身体软软地靠在光滑的浴缸壁上,要不是Perth支撑着,怕是要跌进水里了,他能感受到Perth的手在自己身上游走摩挲,但是他连睁眼的力气也没有,而且也不知道该怎么直视这个不太一样的主人,他们之间真的只是主仆吗?之前的所有主人都告诉他,他不配,所以即便要解决生理需求,也从不会越界,更不要说帮忙清理了……

Perth抱起Saint的时候就知道Saint醒了,只是也不打算点破,手伸到后面帮忙清理时候,Saint浑身一颤,将Perth的手指夹得紧紧的,Perth尝试着把手指抽出来,没能如愿,于是还是开了口:“放松。”

Saint睫毛一颤,脸颊一瞬间变得通红,身体更紧绷了,双手撑着浴缸底一动不敢动。

“睁眼。”看着Saint扑闪扑闪的睫毛,Perth心下一动,动了动被Saint夹着的手指,Saint猛地睁眼,正正好撞进了Perth含笑的眼眸,心跳似乎漏了一拍。

这个男人真的很好看啊,稍微有点散乱的头发落下几缕在眼前,挡住了浓密的眉毛,没怎么修剪过的眉毛却格外有型,眼睛里面仿佛藏了星辰,那里倒映着Saint光溜溜的模样,光是看着Perth眸光里自己的身体,Saint便羞得全身都红了,更何况此刻他的手指还在自己身体里做坏……

“别瞎想,我不是禽兽。你发烧了,得清理干净。”

“哦…谢谢”

“你叫什么名字?”

“S206”Saint以为Perth问他的编号。

“以后叫Saint吧,我会给你一个新的身份,留在我身边照顾好我的起居就行,你已经脱离奴籍了。”

听到“Saint”这个词的瞬间,Saint整个人都愣了,他已经很多年没有听过这个名字了,一开始还固执地纠正别人对他的称呼,后来就习惯了“S206”的编号,他探究地看着面色正常、一本正经帮他清洗的Perth,希望能看出点什么来,只是Perth好像只是简单的想到一个名字。

“Saint,从今天开始,你不是我的奴隶,而是助理。”

第一次,Saint人生中第一次,被别人认认真真地叫了“Saint”,那一刻,Saint知道,他的心要越界了。

他像是英雄一般出现,宣告着他们“不只是主仆”。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