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te.Ink
kaverykk的头像
发布于

08:一个答案而已

正在Saint沉浸在回忆中时,花园里驶进两辆车,从后面那辆车上下来两个长相精致,衣着讲究,举止优雅的男人,Saint好奇地看着楼下,一不小心和其中一个黑发男生的眼神相撞,那人的眼神中带着探究,也透着惊艳,另一个蓝发男生猛地一巴掌拍到黑发男生头上,嘴里骂着些什么,这一举动把站在二楼的Saint吓了一大跳,要知道,在泰国,可不能随便打别人的头,搞不好要闹出官司来了。

可是,那黑发男生没有发作,反而讨好地搂过了蓝发男生,双眼弯成月牙状跟那蓝发男生说着些什么,很快,那个蓝发男生便也笑了起来,两人似乎聊到了什么有趣的话题,相依偎着调笑,很是融洽的样子。

这在楼上的Saint看来很是奇怪,他从来没见过人与人之间这样的相处模式,他甚至开始怀疑那个黑发男生也是和他一样的奴隶,但黑发男生满身的贵族气息很快就压下了Saint心里这个毫无根据的想法。

先进来的那辆黑色车里,Perth抬头看着二楼阳台的Saint,此时在阳光之下的Saint,仿佛来自于童话故事中的翩翩公子,温和有礼。Perth一直都知道,Saint很好看,不像Mark那样的漂亮,更不像Gun那样的精致,就是一种温柔的好看,眉眼间全是温柔,五官不那么锋利出挑,却总是能在人群中一眼就看到,并且想认识……

Perth盯着Saint看了好久好久,久到Mark都以为Perth睡着了,久到Saint以为院子里的两辆车其实只是走错了地方。秋天的风还是好热,阳光直直的烤着光秃秃的花园,Saint想要院子里有一棵银杏,这样院子就不会这样空了。他小时候的家门口就有一棵银杏,树干很粗,两个大人也环不住,树根从地底翻了起来,那个时候,他总喜欢坐在树根上望着巷口,他总觉得妈妈会从那边回来,可是他从来没等到过那个明明好像每个人都有的“妈妈”……


终于Perth下了车,回身叫了Mark和Gun一起走进了别墅。看到Perth的那一刹那,Saint这才意识到这里的人从来不会走错门,只是他也不清楚Perth为什么那么久都不下车,他只知道,那个能把他折磨得那样彻底的人回来了,那个让他莫名心动的人……

刚一进门,Perth只扔下一句“你们随意,我上去看看Saint。”就朝着楼梯走去,Mark的声音在身后响起……

“不急,你慢慢看,三四个小时也没关系…我们可以去客房等你们~”

“Mark!?欠揍?还是今晚分房睡?”没等Perth开口,Gun就拎着Mark的耳朵开始教育了,Perth低声笑了笑继续往楼上走去。

他的这对好朋友可以称得上是欢喜冤家了,从小一起长大,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他的这两个朋友越来越亲密,Perth本来以为是大学住同一间宿舍的缘故,后来有一天,Perth买了酒和小吃打算去这两人宿舍小聚,却不小心撞破了这两人在宿舍滚床单,这才知道,原来这两人之间的亲密是有情爱为基础的。


刚推开门,他就看见Saint拘谨地站在门口,好像一直就在这里等着Perth了一样,可是Perth不喜欢这样的Saint,他希望他们是平等的关系,就像小时候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他们都是孩子,平等到可以争抢棉花糖,平等到他能忘记自己从出生就带有的一种优越感,而不是像现在这样,一个人命令一个人听从的关系。

“Saint,你知道我是谁吗?”

“不知道”

“我叫Perth,是UZ公司的负责人,也是Tanapon家族这一代的继承人,但你只需要记住我是Perth就可以,你知道我为什么找到你吗?”

Saint此时难掩眼底的惊讶,原来面前的这个人有这样显赫的身世,Saint心里百转千回,他知道他们之间是主仆关系,他也知道他不该抱有任何的幻想,哪怕他已经有了不知名的心动感觉。这样显赫的身世让Saint感到窒息,每一句话都告诉着他,他们之间有难以跨越的鸿沟,他觉得心脏处似乎被人狠狠地捏着,喘不过气来,但还是乖巧地回答了Perth的问题,他说:“不知道。”

“我一直都在找你,因为我小时候就见过你,你很不一样,我不确定我对你的执念来自于哪里,所以我需要你在我身边,直到我确定了我对你的感觉,或者说,我需要你帮我找到答案。”

“……”Saint愣住了,他没想到Perth找到他是为了找一个答案,他更记不起究竟什么时候见过Perth,他只知道遇见Perth之前,他的人生不值得回忆。

原本Saint还有一种惶恐不安的感觉,因为不知道自己除了帮Perth解决生理需求,还能做些什么,现在他倒是知道了他在这里存在的意义了,这样他也不用做些无谓的期待了,不是喜欢,无关爱情,只是一个答案而已。

“Saint,我希望你能明白,你不是我的仆从,我也不是你的主人,我需要你的帮助,也需要你平等的对待我,你有什么需要可以跟我说,我会尽量满足,我会保证你在我这里的日子过得足够自我,等我找到答案之后,你可以离开,摆脱奴籍的离开……下楼吧,有客人。”

“……好”听了这一大段话,Saint有些愣神,“摆脱奴籍的离开”这六个字仿佛一剂甜中带涩的毒药,从入奴籍到现在,他无时无刻不希望能够脱离奴籍,可那是遇到Perth之前。

本就不该有期待,毕竟只是一个答案而已。


下一章:脱离奴籍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