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te.Ink
kaverykk的头像
发布于

10:初吻

Perth送走Mark和Gun以后才上楼径直向着自己房间走去,没有像往常一样进去Saint的房间,他需要自己想一想,Mark的话没有说错,他的父亲不会同意他和Saint在一起,更重要的是,他没有权利将Saint禁锢在身边……

哪料一推开门,就缠上来一个白白软软的好看挂件,是Saint。

Saint的舌尖湿糯糯的贴上了Perth的脖颈,声音软软地在耳边响起:“Perth,谢谢你。”Perth双手木木地垂在身体两侧,不知道该不该环上Saint的腰身,或者托起Saint的臀部,直到Saint的舌尖从颈动脉处移到了耳窝,低低地唤道:“Perth,抱抱我……”

Saint穿着Perth的白色衬衫,衬衫下一丝不挂,半挺立的分身轻叩着Perth的肚脐,仿佛找不到锁眼的钥匙,一次次试探,Perth托着Saint光滑的臀肉,指尖一点点摩挲着,指甲一次次地划过臀缝,激的Saint一阵阵颤抖,挺腰更靠近了,只是Perth好像玩不够似的,不痛不痒地挑逗着,牙齿反复啃咬着Saint的锁骨,低沉的声音贴着Saint的肉皮传了出来:“你听到了?听到了多少?”

“嗯~哈……基本上……全部……嗯嗯呵~”被Perth的手指一次次挑逗,Saint甚至说不出一完整的话来,眼神早已涣散,舌头胡乱地摸索寻找着,可是除了毛茸茸的头顶还是头顶,Saint不满地皱起了眉头,手托起了Perth流连在锁骨的头,精准的含住了Perth的嘴唇,Perth愣住了,随即转头避开,松手放下了Saint,这下Saint也愣住了,是啊,原本也就是主仆,哪来的资格……

原本燥热的空气突然就冷了下来,“没有资格”四个大字在Saint脑袋里一次次盘旋,已经散乱的衬衫再遮不住身下的挺立,原本是身体最原始的反应,此刻Saint只觉得万分羞耻,他越界了,不仅仅是身体,就连心,都渴求更多,只是他越界了……


Saint低着头喃喃了一句“对不起”,绕开Perth就向着门外走去,眼见着就要逃离这如冰封一般的低气压,却被Perth猛地拉回,抵在墙壁上,霸道的吻直接就压在了Saint的唇上,Saint眼睛瞪得圆圆的,睫毛扑闪扑闪的,看着眼前眼睛紧闭的Perth,心里有一阵的欢愉,又难免有些许夹着质疑的困惑。

Perth毫无章法地吻着Saint,却也感觉得到Saint的不专注,狠狠咬了一口Saint软糯的唇瓣,很好吃……趁着Saint吃痛张口的瞬间,舌头顺势溜进了Saint温热的口腔,勾缠着Saint下意识逃窜的舌头,你来我往间,属于两个人的舌头共享着同一个口腔,早已分不清粘腻的涎液来自于谁,互相剥夺干净对方的氧气,又趁着喘息的空挡补齐。

这是他们的初吻,也许在Perth看来,接吻意味着一种契约,他不确定Saint什么时候离开,也不确定他对于Saint的执念是不是来源于“爱”这个字眼,所以他一直不敢触碰那两瓣樱红,哪怕他每一次都想得要命……


空荡荡的卧室此刻也因为啧啧的水声而显得热闹,空气都显得格外灼热,两具贴合的身体中间仅仅隔着两层布料,同样挺立的部分抵在一起轻轻随着身体的颤动而摩擦着……

Saint早忘掉了Perth之前避开接吻的举动,热情地回应着Perth的亲吻,空闲的一只手抚上了Perth的裤带,“咔哒”一声,吵醒了同样沉迷欲海的两人,Perth抬眼看着浑身泛红的Saint,他指尖还停留在腰间冰凉的扣子上,两眼圆溜溜湿漉漉的,像极了兔子,嘴角挂了一丝血渍,恍惚间,小时候的模样在Saint脸上显现,嘴角挂着鲜红的学,眼里满是湿漉漉的光,那个时候,他说:“我要你的棉花糖”……

“哥哥,想吃棉花糖吗?”Perth立体漂亮的喉结随着话语滚动了一番,晶莹饱满的唇瓣一张一合,旋即又吻上了Saint的眼眸,Perth受不了Saint那样干净的眸子,干净到让人忘记他此时已然接近全裸……

Saint终于记了起来,棉花糖,那是他最后的光……

Perth没有发现Saint此时眼里突然的清明,手下继续动作,掀起了Saint身上散乱不堪的衬衫下摆,握住了那肉棒,摩挲着,也挑逗着,指腹将包裹着龟头的包皮推下,指甲剐蹭着龟头之下的沟壑,手下一用力,敏感的前端便分泌出了晶莹的液体,Saint舒服地呜咽着,两瓣臀肉轻轻战栗,眼中清明不再。

Perth单手将Saint抱起向着身后的大床走去,“哥哥,这是你自找上门的……”。


白皙的身体陷在纯黑的被单里,雪白的衬衫马马虎虎的遮着半截胸口,粉红的茱萸若隐若现,双腿交叠,尽力的想要掩住两股间的湿濡,偏偏欲海深陷,眼神都没有办法对焦,手无意识的扯着本就散开的衬衫,粉嫩的肉棒挺起,前端的马眼处分泌着透明的液体,浸得整个龟头都亮晶晶的……

Saint的这副模样,在Perth看来仿佛一幅美妙的画卷,明明摄人心魄却又莫名让人不敢亵渎,Perth没有急着欺身而上,反而转身找了书架上一架闲置许久的相机,对准了Saint……

“咔嚓”这一幕永远的留在了Perth的相机,也成为Perth日后的失眠良药……

Perth:我本来以为,初吻过后,便是终身的契约。


下一章:岁月静好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