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te.Ink
kaverykk的头像
发布于

11:岁月静好

是满室的春光,亦是满眼的情动。

曼谷的夜晚很热,晚风掀起窗帘顺着阳台长驱直入,拂过沉溺在黑色被单里交叠着的两人,月色攀爬上床,又悄悄地藏进了细密的汗珠,贴着肌肤感受皮肤下脉搏细微地颤动,此起彼伏的的喘息声压着黏腻的低吟声,碾碎了将尽的晚霞,只留下映着月光的赤裸。

“棉花糖…”

“嗯?”

“Perth,想吃棉花糖了…”

“好。”

踩着月光,两人出了门,偌大的别墅区到了夜晚静悄悄的,只有偶尔的鸟鸣声和不断的蝉叫声,两人并肩走着,也不知是谁先动了手,原本只是悄悄摩擦着的双手此刻竟死死地十指紧扣,冷白的月光将两人的影子拉得颀长,仿佛一不小心就能走到天长地久。宽阔的柏油路两旁的绿化做得很好,长得茂盛的梧桐在人们不经意间越了界和对面碰了头牵了手,就像本不该有交集的Perth和Saint,在互相平行的世界里不小心越了界。


Perth的指尖一次次划过Saint的指甲盖,指关节相互挤压,他很享受这样的时刻,突然就想起了中国一名学者的一句情话“我余光中都是你”,甚至不需要刻意的转头,他就在余光中,一声愉悦的笑突然就从嘴角溢出,偏头看了看身旁的Saint,说:“哥哥,你想吃什么口味的棉花糖啊。”

“原味!…吧,我记得…当时是原味的。”

不知道什么时候起,Saint的脸颊上已经浮起了红云,黑珍珠一般的眼睛湿漉漉的望进Perth的眼眸,软嘟嘟的嘴巴一张一合,在道路两旁暖黄色的氛围灯照映下越发可口,Perth不由得想起刚才在卧室里唇瓣相依的触感,喉间一紧,便又含住了那心心念念的软糯。两人眼睛虽然睁着,但哪还能看见什么,仿佛掉进了无边无际的黑色漩涡,只能感知到唇舌之间的温软触感。

一个温柔缠绵的吻,Saint却被吻的有点喘不过气,连忙抬手轻轻捶打着Perth的胸脯,Perth自喉间压出一声低低的笑,遂松开了Saint的唇,却又温存一般压了上去轻啄几下才牵着Saint的手继续向前走去,“原味的棉花糖,哥哥想吃原味的棉花糖哈哈~”,其实Perth也不知道为什么觉得好笑,也许只是单纯觉得幸福,只要手里面牵着身旁的这个男孩,就觉得满足。

跟在身后的Saint唇上依旧一片晶莹,小巧的舌尖趁Perth不注意一遍遍地勾勒着自己的唇形,那上面还有Perth的温度以及分不清是谁的涎液,很是甘甜…看着前面牵着自己手的男孩,Saint嘴角轻勾,这是上天给他最好的礼物,从始至终都一塌糊涂的人生之中所有的阳光都是身前的这个男孩给的。

Saint在心里悄悄许愿,若能相守,便让Perth在他这里永远孩子气。

道路尽头的24小时便利店明明很近,却让两人走出了天长地久的感觉。

买了棉花糖出来,Saint只尝了一口,眼泪便随着记忆不受控制般涌出,他抱住Perth像个孩子一样哭得眼泪一把,鼻涕一把,嘴里反反复复地嘟囔着“谢谢你Perth,谢谢”。

Perth没有顾及有些沾到脸上的棉花糖,一遍遍拍打Saint的后背安抚着情绪激动的小鹿,轻轻吻去Saint脸上的泪珠,看着Saint的眼睛承诺,“以后有我,乖”。


这一夜,他们是相拥入眠的,Saint眼角挂着没来得及干涸的眼泪,Perth手臂维持着拍打哄睡的动作。

Saint比Perth先醒,耳边是Perth强有力的心跳声,肌肤贴着肌肤的触感神奇而美妙,蹑手蹑脚地想要起身,却又被猛地拉回到紧实的胸膛,还是吵醒了Perth啊……

抬眼对视,是只属于对方的温存,低头吻上,是全心全意的珍重。

“嗯~起床啦,饿了……”

“好,想吃什么?”

“虾粥……”

“哥哥会做吗?”

“那我做给你……”

“好……”

聊天的声音被黏腻的亲吻吞噬,遂又被轻快的笑声填补,你看,连清晨的阳光都是粉红色的愉悦。


厨房里,Perth像一个小尾巴一样跟着Saint,看着Saint洗虾、剥虾、去除虾线,也看着他淘米煮粥,他从来不知道这个男孩过去几年的生活是什么样子,在喝粥之前他很想问个清楚,但当细滑香醇的虾粥入口入喉入胃之后,Perth满脑子都是“管他呢?今后的一切都会只与我有关就够了”。

“Saint,你有过喜欢的人吗?”

“现在有了。”

“是谁啊?嗯?”

“不知道呐~是谁呐~”

“哈哈哈哈哈哥哥使坏哦”

“Perth,我是喜欢你的。”

“嗯,我知道。”

温软甜蜜的表白甜弯了Perth的眼,这只小鹿终归成了他的猎物,现在的Saint是他的伴侣……

“Phi,你想去哪旅一次游吗?等我忙完了这段时间,带你去旅游吧……”

“去一个有雪的国度吧,我还没见过下雪”

“好,喜欢德国吗?”

“嗯,喜欢你喜欢的……”

有一句话,是Saint没有说出口的——“想去一个下雪的国度,自然而然地白头”。

岁月静好是和你在一起,白了头也心动。


下一章:梦会醒也会碎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