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te.Ink
kaverykk的头像
发布于

11:暴风雨又降临

“喝了几天酒,好好的睡了几觉,然后接受了我们已经分开的事实,开始认真的逛景点,交朋友,心情彻底平顺了以后,我就回来了。”

Saint将在德国整整一年零三个月的经历化成了这样简简单单的一段话,Perth知道没有那么简单,可是,他的漂亮哥哥不愿意说,他以后就不问了。

“Phi,下次还是一起去德国吧。”

“好”

其实他们都不知道下次会是什么时候,也不知道这次他们又要面临什么样的辱骂和逼问,但他们约定了就一定能做到,哪怕是下辈子…


在一片谩骂声中,被指指点点的人总是显得格外渺小,作为公众人物的他们甚至不能出言不逊去反驳,他们口中说出的“真心相爱”在旁人眼中仿佛就是一个笑话,没人真正愿意去听他们的故事,他们只能好好地承受着这一切,唯一能让他们好好做自己的地方就是他们的家和只有朋友在的地方。


今天两人都需要去到各自的拍摄场地,Perth执意要送Saint去外府的片场然后再回来曼谷去摄影棚,但Saint拒绝了,他不确定片场是否已经等好了扛着长枪短炮的记者们,他不想耽误了Perth的行程。

两人直接从地下车库各自离开了,幸好这公寓安全系数还不错,没有奇奇怪怪的人或记者堵在地下车库,但公寓楼门口还是蹲了很多的记者,一起从公寓里出来肯定会成为一个大新闻,他们还没准备好迎接这样的新闻…

Perth先到了摄影棚,给Saint打了电话。

“Phi,这里有很多记者,你那边肯定也是这样,但是这边有Plan帮我挡住了记者,你怎么办啊?”

“没事的,你那边没事就好,剧组的人也会帮我的,放心好了,你好好拍摄,晚上我们在Mean的酒吧见,我先开车啦”

“嗯,Phi,那你开车小心,有事打电话!”

“好,拜拜”

“拜拜”


很快,Saint也到了片场,车头刚刚驶进片场停车场的时候,便寸步难行了…成群的记者一哄而上,其中夹杂着一些疯狂的粉丝们,Saint的车窗被敲得砰砰作响,但真的打算开车门出去的时候,却又被顶着开不了车门,给导演打了电话,导演却说正在拍摄,让他自己先应付着,他总是孤立无援…

就在Saint一筹莫展的时候,Gun出现了。Gun的出现让在场所有记者都懵了,因为Gun作为泰国第一记者,从来不追绯闻,但今天突然出现在这里,是什么意思呢?大家不知道该作何反应才好。任由Gun将Saint领进了片场之后,才反应过来Gun和Saint是朋友啊…

记者没能追到新闻垂头丧气,那些伪装成记者的粉丝们却恨得咬牙切齿,Gun的出现打破了他们对于Saint想做的一切,他们不敢冲撞Gun,毕竟谁也不想和Gun的丈夫Mark打官司,那可是全国最好的金牌律师。

“还有机会的,只要等着,Gun会离开的,他不可能一辈子守着Saint,只要等着…”一个帽沿压得极低的胖女孩低声念叨着…


片场里,Saint问Gun怎么会来,同时也感谢着Gun的出现帮他解了围。

“我可是来追一条独家的,可不是免费帮你解围的”

“哈哈哈哈哈哈好,想问什么,尽管问,我的独家肯定是你的”

“回来感觉怎么样?”

“这个问题现在问不晚吗?已经回来快半年了哈哈哈”

“我是说回来Perth身边。”

“啊?哦…很好,幸好回来了,也幸好还能回来…”

“还走吗?”

“下次,不会是我走了,我没资格先走了”

“你知道的,Perth不会离开你”

“我知道”

“所以你们不会再分开了是吗?”

“除非他说分手。”

“好,什么契机让你决定一定要回来了?”

“Gun,你知道吗?Perth带着一个女孩回到公寓的那条新闻,看到以后,我一秒都没停,就去了Perth的公寓。什么叫近乡情怯啊,明明都到门口了,却又害怕极了,一开始我以为我是怕看见那个女孩,但其实我最怕见Perth。太久了啊,我在脑海里想了他太久了,以至于我不敢见他的真人,你知道吗?他啊,一见到就止不住心动了,然后就再也压不住了。你们婚礼的时候,我想过我们以后的无数种可能,想过我们会再次迫于舆论压力分开,想过我们会好好的度过谩骂在一起一辈子,也想过我们和外界终于达成共识做了一辈子的好朋友,但捧花扔到我们手里的那一刻,看着Perth的眼睛,我只想和他大大方方的在一起,告诉所有不认可我们的人,我们本来就该在一起。”

听完这一大段话,Gun看着Saint含着泪光的眼睛,许久没有说话,他心疼这两个明明该当宝一样疼着的孩子…

“Saint,这次我们都有能力和你们一起挺过去了,别怕”

“好”

带着哭腔,一声应答都显得艰难,一年多以前,他们都还年轻,没人听他们的话,他们用了将近两年的时间摸爬滚打,在自己的领域成为了顶尖人物,如今的他们,完全可以互帮互助共同担当。

“好了,你好好拍戏,我回去准备我的独家新闻了”

“好,谢谢,晚上七点去Mean的酒吧吧,和Perth约好了,正好一起聚一下”

“好嘞,我和Mark肯定到”说着走出了片场。

停车场还是有好多的记者,Gun心想不能让Saint一个人离开片场,坐在车上拨通了Saint的电话。

“喂?落下什么东西了吗?”

“没有,记者还没离开,估计晚上也不会走,晚点我来接你”

“没事的,剧组收工的时候,大家会一起离开,人那么多不会有事的,有需要肯定给你打电话,放心吧”

“那好吧,不过,准备走之前还是给我或者Perth打个电话,我们也好知道你是被记者拦下来了还是收工晚了,然后来接你”

“好,你开车小心,这边要开工了”

“嗯,拜拜”

“拜拜”


很快,一天忙碌的工作结束了,已经快七点了,Saint记着Gun叮嘱他的话,给Perth打了电话说明自己刚刚才收工,现在过去Mean的酒吧,肯定会迟到了,还给Gun发了短信说自己准备过去了。然后才跟着剧组的人走出了片场。

停车场还是很多人,看着Saint出来,一拥而上,剧组的人帮忙推攘着,只是他们低估了这群等了一天的人的决心,他们手中的话筒眼见着就怼到了Saint的脸上,嘈杂的喊着“Saint”,问着关于Perth的问题…

听着这一切,Saint只觉得头晕眼花,腹部一阵刺痛,人群中冲出一句响亮的“Perth是我的!”,Saint应声倒地…

然后就是世间所有的嘈杂和混乱合在一起才有的声音…

“Saint!”

“救护车!”

“封锁现场!”

“是那个女的!是她!”

“别让她跑了!”

闭上眼,就什么也听不见了。

暴风雨总是在没有做好准备的时候降临。


下一章:伤我爱之人,无权爱我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