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te.Ink
kaverykk的头像
发布于

12:梦会醒也会碎

“Phi,我去上班喽,早饭在桌上,醒来热了吃,晚上见”一个轻柔的吻落在额上,一句温柔的话飘进心里,一滴泪也悄悄地藏进枕头。

“嗯~Perth……”

“嗯?Phi醒啦?那我陪Phi吃早饭吧,Phi快去洗漱,我去帮你热饭”

“抱抱我,Perth……”

“Phi怎么像个小孩一样啊哈哈哈,抱一下可以,但是Phi可别勾引我哦,我今天可不能迟到”Saint贪恋着Perth的温度,一身黑色西装的Perth让Saint想起了第一次到这里的场景,那个时候的Perth冷酷极了,那个时候他还只是一个宠物……

Saint一直黏着Perth,直到Perth的手机响了起来,是催他去公司的,今天是前任董事长卸任移交给Perth的大日子。

过了今天,Perth就正式成为Tanapon家族的掌门人了,Perth本来并不愿意继承这庞大的家产,无聊的股东们也总是觉得他无所事事毫无能力。可遇到Saint后,他希望自己掌有实权,那样就不会有人敢对他的Saint指手画脚,他可以跟全世界宣告,他的爱人是Saint,只需要过了今天,一切都会提上日程:正大光明地约会、正式地表白求婚、盛大的婚礼、甜蜜的婚姻生活,一切的一切,只需要过了今天……

Perth出门前,Saint送上了自己的唇,叩开了牙关,勾引着Perth的舌尖。接吻对于两人来说毫无难度,但今天的Saint吻得急切,甚至有点没有章法,连换气都显得多余,涎液交融,Perth的手反扣住Saint的腰,西裤紧绷得要命,在啧啧的水声中,Perth终于狠狠地咬了Saint的下唇结束了这炽热缠绵的吻,喘着粗气说道:“就趁着这种时候勾引我?嗯?等我回来,我tm想干死你!”

Saint靠在Perth怀里,颤着声音说:“加油Perth。”然后抬起头退出Perth的怀抱,帮Perth整理了领结,最后吻了吻Perth的嘴角,说:“我爱你。”像一个贤妻,目送着丈夫出门去上班,然后跌入偌大的别墅等着丈夫回家。


就任仪式上,那些股东们对于Perth父亲卸任让Perth就任的决定依旧提出反对,用阿谀的语气赞扬着Perth父亲依旧年轻力壮,又用担忧的语气细数Perth的年幼不成熟……

他承认,他之前是有点玩物丧志,跟所有的富家子弟一样任由自己纨绔堕落。那个时候,他无所谓一切,从出生就拥有所有别人拼了命发了疯想要拥有的,可是他总觉得少了些什么。所以他疯狂地寻找刺激,那些昏暗得看不见阳光的日子里,他因为打架去见过鬼门关的阴森,也因为性交去闯过天堂的门槛,只是这些刺激带给他的只有一时半刻的满足,当一切喧嚣都褪去,他依旧觉得无力而孤独。

他的心仿佛被挖空了一角,就像他从没见过的母亲一样虚无,也像父亲失眠时常去的那间钢琴房一样空荡。

他一直都在找寻能填补那处空缺的寄托。

起初他以为是朋友,所以第一次主动伸出手,和Mark、Gun成了挚友。把追求全校最漂亮的女生当做游戏,享受被表白时的优越感,然后告诉女孩,“追求你只是我们的游戏而已,不论你选谁,都不会改变你单身的事实。”一起勾搭了黑暗势力,却因为受不了黑道的各种肮脏结合警方和家族势力抄了黑帮老窝。一起抵抗家族的安排,和家里面的老头子们闹得天翻地覆,最后倔强地等着老头子们服软。当然也做过一些好事,比如认真地开了一家家族完全不知情的公司,虽然规模不比家里,但完全受他们掌控。但所有的热闹也会在每次胡闹大获全胜之后的醉酒狂欢戛然而止,他依旧觉得缺少些什么……

后来他觉得是恋人,所以开始和不一样的人交往。他放纵自己在性爱的快感之中,却从不会沉沦于恋爱的甜蜜,他从不与人接吻,就像他从不会在没有安全套的情况下做爱,他需要对方无条件地懂事,无论男女,只要懂事,物质情欲都可以满足,只是不能奢想爱情。他从不会留在谁的床上过夜,因为性爱过后,他就开始觉得空虚,身旁或温软或香甜的身体从来不会让他觉得内心的那一处被填满了……

再后来他开始寻找母亲……问过父亲无数次“我母亲呢?”,却只能换来一句,“这不该是你想的!”后来,他找到了,一个漂亮温柔的女人,还有一个调皮捣蛋的弟弟……原来母爱不会消失,只是会寄托在另外一个人身上,他嫉妒得要命,但面对那个眉眼跟他有些许相似的弟弟,只能微笑着送上一根棒棒糖,那个名为“妈妈”的漂亮女人,面对他时甚至没有半刻的晃神,可是,任谁都说,Perth的长相完全随了漂亮的妈妈,可“妈妈”没能认出来,只是对他的棒棒糖表示了感谢。Perth问:“请问您还有其他子女吗?”“Tee是我唯一的孩子。”那一刻,Perth知道了他不缺失母爱,就像父亲曾经说,“那间空的钢琴房不需要主人”一样,他本就没有母爱,原来那个名叫“妈妈”的人是真的不想要他才离开的……

可他心底的那种沉重的缺失感,有时候会把他压得喘不过气。他无数次想起那个吃棉花糖的哥哥,所以他以为他想要朋友,于是有了Mark和Gun,第一次遗精是在Saint给自己口交的梦里,所以他以为他想要恋人,于是有了各种各样的性伴侣……说起来可笑,富人的圈子小得可怕,一次酒会就能把那些富人的秘辛知晓的七七八八。他听见一个小小的地产老总炫耀自己的奴隶,又不小心撞见他疯狂地顶撞那奴隶的口喉,那张被撞到通红扭曲的脸分明是他无数次想起的Saint,占有欲不知怎么就腾然升起,三天之内和Mark他们一起吞并了这个没什么发展前景的地产公司。至于母亲,他只当自己是一时兴起才想要去找。

但所有的缺失在把Saint留在身边之后全部满足,他的心脏终于不再无缘无故的酸涩疼痛,也终于没有心脏缺失一角的奇怪感觉,他才知道,原来一切都源于初见时的那一抹残血般的惊艳,原来他只是缺失了一个Saint而已,一个只属于他的爱人……

所以今天的就任仪式他必须成功,他第一次把自己和MarkGun一起创建的公司摆在了台面上,那家迅速成长的PMG公司居然来自于这群老古董从来都看不起的纨绔兄弟,他们没话说了,因为他们不止一次地赞叹PMG公司的迅速崛起。Perth成功了,他成了Tanapon家族的掌门人,并且很快就能成为Saint法律意义上的丈夫……

Perth把车开得飞快,直到汽车驶进别墅区路过便利店才急急停下,他走进去买了棉花糖,结账的时候又顺便买了一包安全套,嘴角的弧度不断扩大,他甚至依旧能感觉到Saint在怀里说“恭喜”,车子驶进自家院子的时候,车灯打到院子新种的银杏树上,Perth才发现,有了Saint以后,这个原本空荡荡的别墅变得充满了生机,包括他自己……


没有开灯,Saint先睡了吗?Perth推开了卧室门,黑色的床单平平整整,难道回了客卧睡?可是客卧的红色床单也平整的可怕,衣柜里的衣服也整整齐齐,好像一切都回到了Saint没来之前的模样……

Saint,你去哪了?

床头的柜子上放着一张纸条,写着:

“To 🐯:

我爱你,只是梦会醒也会碎,我该走了,恭喜你,你一向就该如此优秀。

from 🐉”

银杏树在晚风的吹拂下沙沙作响,棉花糖却在曼谷的高温里悄悄融化,黑夜里,黑色的被单里,Perth醒了一夜……

为你种下的银杏,你却不待它落叶纷飞,Saint,你好狠的心,你凭什么在离开前还说爱我,Saint,我早说过会放你离开,可你不该用这样的方式抛弃我……

Saint……我爱你……可我该恨你吧……

Saint:我做了一场好美好美的梦,只是梦醒时侯好痛好痛。

下一章:想到发疯,痛到窒息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