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te.Ink
kaverykk的头像
发布于

13:想到发疯,痛到窒息

“Saint!”

一声短暂而急促的呼喊划破漫长寂静的夜,暗红色的床单、散乱的兔子三件套、赤裸的躯体和随风扬起的白色窗帘,这是Saint的房间,床上只躺着一个Perth…

这已经是Saint离开的第三年了,Perth偶尔会在这里自慰然后入眠,然后又在梦中惊醒…

又是那个梦,Saint浑身血淋淋地躺在光秃到只有阳光会到达的地方,被炽热的阳光晒着,血流了一地,却一动不能动…没有人上去帮帮他,或许,这本来就是个没有人会去的地方…

远处飞来一颗子弹,在Perth的眼前冲过,子弹自带的热气差点烧着他额前的头发,然后就直直的冲向了Saint的胸膛,他拼了命发了疯向着Saint呼喊着奔去,从嗓子眼里撕扯出来的呼喊却在出口的那一瞬间被消音,Saint听不到,看不见,动不了…

他跑了好久好久,可离Saint还是好远好远,Saint胸前的血窟窿却越发明显,在Perth眼里无限放大,最后最后,满目的猩红归成了一句带着哭腔的“Saint”和泪湿的枕头…

原来是梦,幸好是梦,可凭什么只是梦。

Perth从来不知道,在泰国这样一个小小的国家,一个普普通通的人可以那样悄无声息地彻底消失;他也是第一次知道,Tanapon家族的权利还不能够只手遮天,就连一个无权无势的人都没办法找到……

后来,他便不找了,公司的那些老古董们终于放心了,这个新上任的董事长终于开始认认真真地搞事业了,只是这样的Perth冷静得不太正常……事事苛责,要求到完美,公司实力年年攀升,拿出一大部分收益搭建背后的势力,但从来没让那些暗处势力做些什么;养了专门的情报组,却从来没启用过,问他是不是要查一下Saint的动向,却只能收获漫长的沉默之后一句低沉的“不用”,没人知道他做这些究竟是为了什么,好像是为了找到Saint,又好像不是…

Yacht发愁得很,几次想要辞去董事长秘书的职务,却又心疼这个年纪轻轻就过分老成的董事长,他看着Perth睁着猩红的眼找了Saint三天三夜,扯着嗓子质问前任董事长这个家族的权势究竟有什么用,在酒吧里强吻了一个看起来漂亮温柔的女人后撂下一句“不及Saint百分之一”,扔掉了暗红色的床单被套却又在深夜跑出去捡回来亲自洗干净……

Yacht看见过Perth的眼泪。上司总是会莫名其妙的消失,最后也总是会在Saint的卧室,暗红的被单下被找到,蜷成一团像极了受伤的小老虎,眼泪无声地淌着,沾湿了面容,也浸湿了床单,被单被掀起的那一刻,令人窒息的静才终于终结,像小孩子一样哭出声:“我找不到他了,他不要我”。

Yacht也见证过Perth对于Saint的占有欲。上司桌子的抽屉里一直扣着一张照片,没有裱框,皱皱的,照片边缘甚至有点泛黄,他不止一次见到上司将照片拿在手里,揉成团然后又展开,夹在厚厚的字典里压平了,哪怕揉了千次万次,也舍不得剪碎了扔掉。他好奇极了,那个所谓的Saint究竟长什么样,上司喜欢的人又究竟有什么好。所以趁着整理文件悄悄拉开抽屉翻过那张皱皱的照片,只一眼,却差点被炒了鱿鱼,上司第一次动手打人就是那一天,而他也似乎很幸运的是唯一一个被上司打的那一个人。从那以后他就知道对于这个年轻的上司而言,唯一的雷点就是那个名叫Saint的好看男生,是的,好看的男生。

时间总是倏忽易逝,三年的时光足以让那个曾经为爱情不管不顾的男孩成长为一个在商圈游刃有余的男人,也足够让那段外人评为荒诞的日子成为某种谣言。对于这个经常登上财经杂志的帅气男人,人们以崇拜为舟,以迷恋为水,疯狂的给予追捧和信任,而那个名字也渐渐成为了“试图抹黑Perth的小道消息”。只有Perth自己知道他依旧喜欢在Saint的卧室里入眠,也只有Yacht忘不了Saint那张照片带给他的惊艳,他足以断定,Perth是见过大海的人,不屑任何大江小流。

Perth还是有MarkGun作陪,但再也不似从前那般胡闹。MarkGun终于到了谈婚论嫁的地步,双方家里的长辈们虽对两人谈恋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却依旧不能接受他们真的结婚,MarkGun差点私奔远走他乡,甚至跟Perth来了一次正式的告别。

那天晚上,和往常一样,三人行,一起喝酒,Mark说:“我和Gun要走了,明天,家里那群老古董随他们去吧,我们过好我们就够了。”Perth笑笑没答话,看着依偎在一起的两人,举了举杯,然后一饮而尽,Perth醉了,像一摊烂泥…

MarkGun送他回家的时候,他就躺在车后排,静悄悄地看着他的两位挚友,他好羡慕,这两个平日里不怎么正经的好友从心意相同到现在,虽然有过大大小小的争吵,但从来没有真的离开过对方,而Saint就那样消失的无影无踪,只留下一句“我爱你”,平淡的可笑…

最后,Perth跟Mark说了一段话,他说,你知道我现在靠什么冷静吗?靠着Saint那一句“我爱你”,那句话让我明白,他完全值得我去恨,也让我明白,不是谁都有资格说爱,但恭喜你,恭喜Gun,你们都找对了彼此,值得最好的结局…

Mark和Gun没离开泰国,他们认认真真地去寺庙拜了佛,挂好了同心锁,然后各自回家,同长辈们认认真真地商量,承诺了不论如何,他们会拥有两个孩子,分别传承着二人的血脉,以后继承家业,也承诺了会好好经营公司,承诺了会好好相爱。

他们的婚礼如期而至,婚礼上,Gun说,曾经想过私奔,但走到跟前,却又想再博一把,万一是可以商量的呢?Mark说,我们很庆幸遇到了一个可以说爱的人,想要努力的携手度过一生,所以我们都值得彼此最好的结局,而私奔不是,谢谢我的好兄弟Perth,你点醒了我,也希望你能幸福…

Perth又一次在Saint的房间惊醒,从小就有的执念,哪那么容易消忘…梦境越来越清晰,这一次,他甚至看清了Saint被血浸湿的衣服上的暗纹,以及血窟窿旁边斑驳的字样…可是看那么清楚有什么用呢?不过是梦罢了…

再闭上眼睛,一声软软的“我爱你”轻飘飘地荡在脑海里,落不下来升不上去,凭什么他离开了还这样阴魂不散,凭什么别人的甜言蜜语到他这里就如冰刃刺进胸膛一般尖锐的痛,凭什么!Saint他,凭什么!?

终归是想念的,哪怕痛彻心扉,所以是恨着的,因为怕还爱着。


下一章:一室旖旎,同床异梦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