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nd的头像

20220911-鳌太穿越杂记

绪言

鳌山,也称西太白,位于陕西省太白县,海拔3476米,是秦岭第二高峰。太白山,位于陕西眉县与周至县交界处,主峰拔仙台,海拔3767.2米,是秦岭最高峰。鳌太穿越,是指由鳌山沿秦岭山脊徒步至太白山,纵贯秦岭主脉的穿越路线(东西横跨107.371°—107.898°E),是中国国内最著名的徒步线路之一。

“鳌太穿越”对我来说,是个存在已久的梦想,从接触徒步时产生,不为征服,只为证明。一直没有冒然前往,也是因为从徒步开始,真切的理解人在自然面前的渺小。没有做好充足的准备,不会去轻易实践。多年的户外徒步经验积累,把关键装备置换成轻量化,以及最重要的为期半年的一周四跑,让我认为时机到了。

时间窗口的选择在很大程度上决定了穿越的成败,从大多数有关鳌太穿越的攻略中,都可以看到天气对过程的影响。鳌太所在的秦岭山脉位于我国重要的气候分界线,来自南方的暖气流和来自北方的冷气流在此交汇,而且线路本身海拔起伏大,所以鳌太区域气候比一般高山地区更复杂且多变,每年4月底夏至前后、8月上旬、9月底都会出现一周左右的好天气,适合完成穿越,其他时间则多暴风雨雪和大雾,不适合穿越。因此我算是在不多的选择中,挑了一个还算可以的时间。

此次计划了三个不同出口,以及两条下撤路线。三个不同出口就是习惯上说的小鳌太、大鳌太、标准鳌太,其中小鳌太起于塘口,终于太白山景区,全长约80公里。大鳌太起于塘口,终于鹦鸽镇,全长约140公里;标准鳌太起于塘口,终于厚畛子,全长约为120公里;三个出口也代表了不同的徒步强度。

说实话,真正走之前还是非常忐忑,一是关于这条线路的传闻太多,二是在windy上看这一路的天气,每天都有雷阵雨。所以当时计划如果前期、中期气候恶劣就从不同的下撤路线下撤,如果后期气候恶劣,就走小鳌太,从太白山景区出。倾向走标准鳌太,如果铁甲树看守严格,就走大鳌太,从鹦鸽镇出。

该做的准备都已经做了,多想无益,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该出发了。

D0

2022年9月10日,乘坐G671在宝鸡南站下车,出站后做核酸并要到欲往区县桌子前登记。当时不知宝鸡疫情严重,登记人员问了好多问题,包括从哪来、到哪去之类的,没敢说鳌太穿越,只说去太白山景区,接待人员说太白县、眉县都是高风险区,一劲儿的劝返,但开弓没有回头箭,最后签了承诺书,才让正式出站。

出发前在“宝鸡出行”公众号上订了宝鸡到“太白”的汽车票,当时只觉票价便宜只有3.50,没有细看。从宝鸡南站打车到宝鸡汽车站后,才发现票订错了,订的是到“太白路”的而不是“太白县”,而去“太白县”的长途汽车,是在宝鸡南站“一墙之隔”的宝鸡汽车南站始发。重新打车回宝鸡南站,在路上重新订票,只有17:40的末班车可坐。等候发车时,电话联系程秀才,说明已到宝鸡,约好到太白县后再联系。

宝鸡去往太白县的长途汽车,从开出宝鸡后就在山谷间穿梭爬升,大概两个小时左右,到达太白县客运站。可能当天是中秋节的原因,在客运站门口等了半天也没有拦到出租车,后来按程秀才建议,走到百货大楼和时代广场路口,才找到出租车。25元打车到罗家小院(程秀才家没有地方了),小院就在路边,(在程秀才处买了一个G5的气罐)。办完入住后在村口加油站旁边找到一个川菜馆,味道不错,价格也不贵,点了一个回锅肉,算是过中秋了,吃完回去的路上,看见月亮挂在黑黝黝的山峦上,很大、很圆、很亮。

D1

3:30起,4:00左右出发。小院老板开车把我送到徒步起点,前三分之二是水泥路,很好走,据说是在此处修水库的施工单位修的。路上有个工地大门,听小院老板说6点以后就不让进了。后三分之一就是土路了,坑坑洼洼,比较难走。

徒步起点有一个比较明显的警告牌,开始路径还算明显,感觉是在河道里,碎石比较多,加上天黑,走的很小心。有个直径30厘米左右的黑水管伴随左右。到第一个小平台前天都没有亮,月亮在右,太阳隐约在左。直到2900之前都是大爬升,加上早起,走的挺累。2900之后有几条过路小溪,担心接下来没有水源,在这里将4L水袋装满。3000左右有个草甸,植物上可以看到冰凌,可想而知夜晚温度不高。

盆景园之前又有一段爬升,树木虽然形态各异,但好像多数都已枯死,平地不多,感觉不太适合露营。盆景园之后基本就在梁上行走,快登顶鳌山之前遇到一个前后拉的很开的队伍,听说是昨天从23Km上来的,走南北鳌山穿越。分开后继续往前走,鳌山导航架之前需要翻越一堆巨石,从这开始体验鳌太穿越最大的特点。

监控探头也从此处开始断断续续的出现,爬上巨石的左侧(以下所有涉及“左”“右”都是基于徒步前进方向进行区分)有一个,鳌太导航架那还有一个,所以也就没到导航架近处。

走过导航架一段距离,找了一处背风处吃午饭。之后继续走,梁上先是一个气象观测站,然后走一段距离,远远看到两个摄像头,下面还有一排太阳能板,又得绕。

后面一个缓坡就到了药王庙,这里是第一天的计划营地,看时间还早、天气也还好,担心未来几天天气不好,决定继续往前赶。

没想到接下来的荞麦梁给我了一个“惊喜”,山梁很陡,需要从右侧切,上上下下,要穿三个左右的石瀑,而且这时又起了大雾,前面的路也看不清楚,特别是过石瀑时,根本分不清方向(后来发现,正确的方向上会有一些石头堆起的玛尼堆,可以按它的指引走)。

当看到“逢凶化吉”时,说明荞麦梁算是过了。接下来就是下坡,因为石头不少,走起来也不轻松。下到荞麦梁和飞机梁之间的鞍部就是水窝子营地,综合考虑,决定在此处扎营。因之前打的水都喝的差不多了,需要按之前在网上找的水源点去打水,就没有把帐篷扎在鞍部,但按图索骥没有找到,无奈之下扎营到飞机梁北侧,歪打正着在扎营地附近找到了一个水源——在三棵松树之间。没找到水源前还懊悔应该把帐篷搭在鞍部,因为第二天可以少爬一段,但在吃饭时看到鞍部不断飘过的大雾,反倒觉得有点塞翁失马。

17点不到,吃完晚饭。因为外面的风大了起来,就钻进了帐篷,希望明天的天气和今天一样。

D2

6点起床,昨晚睡的还不错,背风、无雨,一晚上明月相照,除了地面有点坡度,总是往下滑,其他的都算可以。

7:30出发,从营地爬上飞机梁,快到梁顶前有一片大石区,早上的石头有些湿滑,跳的时候小心翼翼。

梁顶到遇难山友纪念碑,一路平坦,纪念碑附近风景很美,可以远眺梁一。之后就是阶段性下降,下降幅度很大。到了梁一脚下又开始爬升,中途经过几片小松树林,被风摧残的骨骼清奇。一路爬升到开始左切的岔路口,爬升的就差不多了。

梁一和梁二之间的联络峰很不好爬,有几处比较险,需要手脚并用。梁二和梁三之间的联络峰还好些,梁三也还好。过梁一后切回山棱右侧,一直到梁三都在右侧行走。梁三之后到2800营地之前基本都是下坡,比较长,虽说在树林中行走,但都是土石混合路面。

2800营地是第二天的计划营地,在一个木架屋附近找到水源,虽说流动,但很慢还在地表,水质不是很好。2800营地的山棱处有两个监控探头,为了避开绕了很大一圈,但不知效果如何。之后在松树林里缓慢但漫长的爬升,中间点应该是南天门营地。说是营地,没有多少平地,但好在有水源。继续往上爬,一直走的都是松树林,以为金字塔不需要跳石,但还是天真了。

过了金字塔又是下降,远远的就能看到塔一,倒吸一口凉气,就是一个大号的石头堆。看之前的介绍,从上面直接穿过去比较方便,只能一点一点往上爬。到了塔一顶已经15:30多了,向前看看不到塔二,都是大雾,说实话此时的体力消耗很大,本来今天还想走到西塬营地,没想到梁一、二、三都不是省油的灯,塔一也让我失去了信心。从塔一顶慢慢的往下爬,向不知道什么样子的塔二进发。

下降到一个垭口,突然刮起了大风,雾也愈加大了,又落起了雨点。趁着大风拨开大雾的空档,看到像塔一一样的石头山矗立在前面,猜想应该是塔二。

来之前就听说鳌太天气变化无常,担心一会儿爬石头时雨下大了,或变成其它恶劣的天气,遂不敢冒险,决定就地扎营。鳌太的地型很有特点,一般在棱线北侧扎营,风要小许多,南侧则不然。可在这个位置北侧就是陡坡,没办法扎营,南侧也找不到能容下一个单人帐的平坦,最后只能找一个相对平整的位置把帐篷扎了起来。不得不说自己还是有一定运气,刚扎起帐篷,雨就变成了冰雹。

之前看windy 的动态天气预报,鳌太这几天的降雨都在下午,明早要早点出发,争取能在下雨前赶到东塬营地。

D3

5:30起床,7点准时出发。因为大雾的原因,天还只是蒙蒙亮。开始往昨天看到的塔二进发,以为塔二就在眼前,没想到是个假的。先从左侧横切一段,之后爬回山脊,才开始塔二的右侧腰切。后面基本在山脊行走,塔三也不用登顶,在右侧绕过就可以。塔三前面的路径右侧有一个竹管引出的小水源。

塔三过后是一个漫长的下坡,西塬营地就在前面。迎面遇到一位大哥,一看就是同道中人,彼此都很亲切,相互了解一下对方的行程,他和后面一位同伴来自西安,从太白山景区上来,今天是第四天。问了问不同出口的情况,大哥很热心,介绍的很详细,并把他的景区门票给我,互道珍重继续前行。

西塬营地没有停留太久,昨天晚上计划今天要走到东塬营地。面前就是今天最大的挑战——九重石海。前半程在石头中还有零星的一些草地,通过看玛尼堆的引导,爬的还算有方向。后半程全是石头,没有草地,也没有引路用的玛尼堆,只能通过山顶的一根挂有彩色布条的木杆修正方向。感觉跳石头也有技巧,第一要判断准确,不能踩太小的石头,容易松动,也不能踩太大的石头,落差较大,无法连续。还要预先根据方向设计线路。第二,就是要腿长,这样才好跨越(开玩笑)。爬到之前用来定位的木杆后,发现它不是真正的梁顶,不过离梁顶也不远,真正的梁顶是两个各成角度的木杆,整个爬升1小时20分钟左右。

之后很长一段都是在山脊行走,快到东塬营地前又是一个长长的下坡,此时身上的水已经喝的差不多了。之前为爬九层石海,没有在西塬找水,当时问那两个大哥,说东塬营地的水可以管够喝。结果在东塬营地为了找水花费了很多时间,按我之前所查的水源位置,没有找到,又在周围找了好久,也没有找到。东塬山脊中间是一大片湿地,虽然有水但不能喝。看看时间,决定试着走到大爷海。这时又下起了大雨,没有时间做考虑,只能走起来再说。不曾想,之前遍寻不到的水源及营地,就在万仙阵爬升的起点处。水袋后装满,终于可以放心前行。

万仙阵爬升高差虽然也有400左右,但都是林间小路,比九层石海好爬太多。只是它的顶前,有一段漫长但爬升缓慢的路。到了万仙阵,大雾弥漫,前后左右都是各色玛尼堆,方向难辨。突然影影绰绰出现几个人影,有点惊悚,走近之后一看是三个采药人。认清方向后,继续赶路。从这到雷公庙基本都是平路,走起来很轻松,注意需要绕开几处摄像头。到大爷海的距离,在地图上看着不远,走起来真是漫长,走到最后感觉脚都不是自己的,而这时,大爷海招待点也终于到了。

几个简易房,喝了一瓶心心念念的可乐,30,定了一个床位,150,吃了一碗泡面,30。遇到一个单人上山看日出的小伙子,聊了几句就躺下了。此时屋外下起了小雨,屋内也阴冷异常。躺下的早却睡的很晚,一是被子潮湿、褥子单薄。二是后来又涌入很多游客,包括两对拿着休闲装备非要在外面扎营的情侣,一对带着一位老人的年轻夫妻,还有6、7位吸着氧气的游客。屋内突然喧闹了起来,却毫不温暖。忙着问网络,忙着抱怨,没办法只能带上眼罩和耳塞入睡。

D4

睡了一段又一段,模模糊糊听见有人起床,摘下耳塞一听,是想看日出的那个小伙子和那两对情侣在讨论去看日出,看一眼时间4:30(当地日出6:30左右),听一听外面的风雨声,没有说什么继续睡。过了1个小时左右,他们就回来了。早上6:30起床,不用收睡袋和帐篷的感觉就是方便。问了一下他们,路走错了,到了二爷海,没去成拔仙台。等到7点,昨晚客栈老板说的热粥早餐还是没有着落,因为计划今天出山,就带着要看日出的小伙子一起向拔仙台出发了。

出招待点向左侧大文公庙方向走,有一条岔路通向拔仙台,路不是很明显但有指引,这条路爬升急但会近许多。此时还在下雨,路面湿滑。先到一个峰顶,之后平走一段才来到拔仙台。拔仙台前有座寺庙,从寺庙右边登上拔仙台。大雾笼罩,看不出什么风景,草草的拍了几张照片就向下走了。出了拔仙台没多远,来到一个三岔口,最右边是我们刚才上来的方向,我让同行的小伙子走中间,会到早上他们走向二爷海那个路口,再回大爷海,路会好走一些。我走最左边。

走了没几步,是一个下坡的位置,可以看到左右手方向各有一个海子,左面稍大的是三爷海,稍晚到达,右面稍小的是二爷海,会先到达,彼此间离得不远。过了三爷海往玉皇池的方向走,饿的够呛,昨晚只吃了一碗泡面,今早的早餐还没吃,所以也不管下不下雨,从路边打了点水开始准备早餐。在雨中吃速食米饭感觉不同,但滋味相同,又到了想吐的临界点。玉皇池云雾飘渺,有个木屋置于池畔,远远望去应该是一个寺庙。接下来这一段一直到南天门接待站都是缓下,快到药王殿时有一个稍微平旷的草地,有一些气象观测设备。药王殿除供奉神像外,前面还有两个有底无顶的木架,不知是不是用于扎营。南天门接待站有木屋、神像,还有簇新的简易房,当然也有摄像头。前后不远都有水源。从这里开始下降就比较急了,特别是一段100米左右的陡下,不时要手脚并用,之后连着两大片石瀑区,穿过也需要小心。

老君殿也只有一间屋子,很寒酸。在这吃了点东西,身上的衣服已经湿透,没敢多待,看了看手机没有信号。再往前走,还是比较急的下降,没有之前那种高大冠木,都是一些齐人高的竹子、灌木。走到一个视野开阔的地方,看了看手机,终于有信号了。马上给之前在网上查到的、在厚畛子开客栈的文文打电话,没有多说,他就明白了我的意思,说现在铁甲树没人拦着,可以放心出来,老君殿下来需要2、3个小时,到铁甲树后可打电话来接我。担心的事情有了着落,后面走的就轻松了。

快到回心石前,遇到两位年轻男驴,说是要两天走完太白山南南,送去祝福后继续赶路。这一段风景不错,走走拍拍。走到一座木桥时,感觉像是进了景区,路被修过,也有垃圾箱,但有点荒凉。接下去一直到出口,需要过10次1米见方的水泥独梁桥。小河常伴左右,偶尔还会有一道瀑布,毛栗子,核桃,蘑菇众多。随着前进,大概明白了景区被废弃的原因,多段路径被冲毁,甚至还看见两根水泥独梁桥横卧在河水中。最后再过三个铁索吊桥,整个行程就结束了。靠近出口的那座吊桥桥头有摄像头。出口有一个大门,没有人,可以走左侧绕出。出了出口,是一个广场,停了几辆车,不远处还有一座座独栋的木房。小心走到公路边,给文文打电话让他来接我。

至此,四天三夜的鳌太穿越结束,比最初计划的早了一天,路上没有出意外,出口也没有人拦,一切都还算顺利,内心有点兴奋。但当我在山上和文文联系时,微信、钉钉各种提示音此起彼伏地响起,那种熟悉的情绪又回到了我的身体,夹杂在兴奋中,说不出是什么感觉。此时的我还不知道,虽然山上的冒险已经结束,但世俗的冒险即将开始。

本文收录于

游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