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te.Ink
rising的头像
发布于

北京

去年的冬天,北京的银杏叶落下来的时候,我悄悄捡了一片放进大衣口袋里。北京那段时候到处都是铺天盖地的暗黄色,像是假扮成春天一样。这大约是北京为数不多的漂亮景色了。

天要是一直这么蓝就好了

其实在城市里我并不喜欢北京。北京是一个被一点点掏空内核的庞然大物,古代的建筑固然宏伟,不过总显得冷漠。商业区亦然。每次走过盘古大观,看着从写字楼里出来的白领们,总觉得他们像是在某个虚无的空间内生活。堆叠起来的高楼大厦是他们全部的世界。相比较我还是更喜欢广州或者香港。挤挤挨挨,熙熙攘攘,虾饺和菠萝包的气味。吃下去这些,混迹于老广的花市中,这样活着也许更有意思。不过现在的香港让人没办法喜欢吧?那就广州,哈哈。可是北京是文化中心,没办法,我的职业选择了我的城市。

其实我一直在思考自己选择的道路。或者说,是出生就既定的道路。子承父业,不论是资源还是经验都比自己探索便利得多。我自己也从来就没有反对过父母的建议。就这样顺顺利利地一路走来,真的很感谢他们。但是,有时见到那些白领们从写字楼里出来会有些羡慕。这样现代的生活也很有情调吧?像我们所学的这些老古董,不过是几百年前的方法和作品罢了。既然所有优秀的古典乐都有了最完美的演绎,剩下的人不是只要欣赏就好了吗?我们所能做的创新又是什么呢?现在的文艺环境能做出什么呢?我持悲观态度。相较而言,国内流行歌曲的发展是飞速的。国家不重视音乐,社会不重视音乐,结果就是大众对歌曲的审美能力低下。现在的短视频能够让人们听到更多的音乐?那又如何。这些音乐都被掐头去尾地展现高潮部分,人们津津乐道的也只有十几秒钟的吵闹。连一首歌的时间都不愿意给音乐人,又怎么再去了解他的作品?怎么让优秀的音乐人脱颖而出?

我一直都有一个很可笑的理想。未来作为教育工作者,我希望能做一些基础的音乐鉴赏教育工作,非常大规模,有趣的,能掀起风浪的工作。因为我知道我并不是个天才,当代的华语乐坛也并没有能够领头的天才。如果能让观众的审美水平提升,就会形成努力~回报的良性循环,而不是现在的偶像经济,也不是旋律讨喜就能火一首歌。

作为一个表演者,美声和民歌能有什么改变我不敢奢求。演唱风格的宏大注定它和爱情之类的人之常情无缘。现在已经不是唱图兰朵的时代了。演唱的东西不过是一种宣传。很可笑吧?最反感这种东西的我反而选择了这一条道路。但不论演唱的是什么内容,我仍然爱着这个职业。人存在的意义不在于人的自身,而在于人对世界的影响。我作为表演者存在的意义,就是为观众制造一种氛围,一次短暂的精彩体验。长时间的练习,精心打扮,穿上华丽的衣服,制造一次几分钟的喧嚣。一个专门负责制造幻觉的,非常美丽的职业。

再过几天就要回北京了。虽然不喜欢它,但实际上还是会有一丝眷恋在内吧。

本文收录于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