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te.Ink
sillographer的头像
发布于

八月廿三

无论过了多久,我依然觉得没有什么能比得过清晨的第二道茶。昨夜睡落了枕的肩膀也舒缓了不少。

天还是淘米水的颜色,也就是所谓的烟雨江南了。室友的被单阻挡了大半个阳台,我使劲伸长了脖子也不知道对面暗红色的瓦片上是否长有青苔。中午该煮一碗面吃。

本文收录于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