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te.Ink
unsui的头像
发布于

10027/6927 雪落(二)

纲吉醒来的时候表情有些茫然,他努力寻找了一下视线的焦点,但他眼前的景物还是过了好一阵才能聚焦成像。他的思维还是混沌一片,在失去了概念的一段时间内,他的脑中一片空白。直到身体的知觉开始随着大脑的苏醒而恢复,曾经差点带走他年轻生命的伤口隐隐地痛痒起来,纲吉迟钝的大脑才开始像生锈的齿轮,卡着缺口一点一点地运转起来。

他终于被那刺痛逼着唤回了自己的记忆,惊恐地猛坐起来,同时发出扯到伤口的痛呼,暖褐色的眸子不安在眼眶里四处滚动着。

我不是应该……死了吗?

他依稀记得那份濒死的记忆,世界里只剩下被染红的雪地,狰狞的妖物,刺骨的痛楚,按理说那一刻他已经百分百地确定自己要告别这个世界了,连遗言也没有机会留下,孤独地离开……但是事实是现在他躺在自己的房间内,身上盖着温软的被褥,身旁并不出自他手的火堆散发着让人安心的热量。伤口已经被包扎好了,身上的衣服也换了一套清爽干净的,昨天的事像一场噩梦一般,只留下一部分的痕迹。

除开这个疑惑,还有谁来告诉他此刻在他房间里的陌生人——还是两位,究竟是谁?

仿佛察觉到了他的心声,其中那个长相有着锋利的帅气的黑发男人走到他的身边,用“看在你还是个病号的份上”的眼神居高临下地看着他,屈尊降贵地坐在了纲吉床边,一开口就气死人不偿命:

“哟,蠢纲。”

蠢纲……

纲吉抽了抽嘴角,我认识你吗,这副很熟的语气是怎么回事?以及没有记错的话我才是这个房子的主人吧!

他在心里激烈地吐槽了起来,摆出了一言难尽的表情看着那个莫名其妙的男人,对方并不觉得哪里不合适的样子,用高高在上的模样有趣地观察他的反应。正当他还想说些什么的时候,一道雷光擦着他的脸射向了他身后的地板,在地上留下一个烧焦的小洞,纲吉被吓得一声不吭,他木着脸瞪大眼睛,僵硬地看着那个男人还冒着烟的手指,对方勾起一边唇角,平静道:

“不要在心里说别人的坏话,蠢纲,不然杀了你。”

你怎么会知道我在心里偷偷讲你坏话?

纲吉一动也不敢动,呆呆地望着这个危险的陌生男人,对方也没有他会给出回应的意思,继续自说自话了起来:

“如你所见,我叫里包恩,是你的守护神。”

先不说究竟是如哪门子所见,一上来就想杀了主人的到底又是哪门子守护神啊!

“蠢纲,你被那条小狗咬伤前看到了吧,挡住了妖气侵袭的我的结界。本来是不会被那种东西破坏的,有个在这方面比我擅长的家伙动了手脚,毕竟守护神我比起保护什么东西,还是更擅长攻击哦。”

“不过也差不多是时候解开你的封印了,你是这个时代可能拥有最大灵力的巫女——不要露出那种白痴的眼神,从小到大都看着你的守护神可以告诉你,虽然很可惜,你确实是个男人。为了对得起这个身份,身体恢复后马上给我去和袭击你的妖怪战斗。”

可以吐槽的地方实在是太多了,纲吉目瞪口呆,艰难地转动本就不灵光的脑袋消化着过大的信息量。

所以说,这个世界上真的有妖、妖怪,鬼什么的也不是故事里才有的东西……

首先他是巫女什么的,也太不可思议了吧!以及为什么他一个身心健全的男孩子会是什么巫女之类的!这也罢了,要和妖怪战斗什么的也根本是假的吧!逗他开心吗!

在纲吉还没能从信息冲击中缓过神来,里包恩又轻飘飘地抛下一句话:

“顺便,那边那个你捡回来的小鬼叫白兰,是一种叫天狐族的妖怪,大概在被追杀所以躲到了有神明——也就是我庇佑的你的身边。”

“纲君~”

被点名的人,或者说妖怪,微笑着打了声招呼,头顶冒出来两只毛茸茸又大又厚的雪白耳朵,轻轻地抖动了两下。

啊?

大脑持续宕机中的纲吉本以为自己不会再听到比他是个什么巫女要除什么妖更夸张的事了,但是——是说,他路边捡来的,温顺通人性的狐狸,结果也是个妖怪吗?

上帝啊,神没有神的样子,动物也没有动物的样子,我其实从一开始就不该多管闲事对不对,我的人生根本在捡到那只白毛狐狸后就开始变得越来越乱七八糟了!

此时的纲吉已经将自己重伤的事情完全抛到了脑后,毕竟和眼下的冲击来比,被妖怪咬伤了的事情也不那么莫名其妙了,他只恨不能两眼一翻立马晕过去,再醒来的时候世界就可以回档到他最熟悉的,平静的日常生活里。

在好不容易理清楚信息后,他决意为自己马上要被注定好的悲惨人生起码抗争一下,他鼓起勇气小声地问道:

“我只是一个普通人而已,让我去和妖怪战斗什么的……”

“你就算拒绝也没有用。首先不准反驳我,蠢纲,”里包恩凉凉地说道,“其次,那些家伙可不是你能躲得掉的,拥有灵力的人类的灵魂可是妖怪们最喜欢的食物。”

“什么?!”

这种重要的事情应该一开始就告诉我吧!

“盯上纲君的也不是什么简单的小喽啰哦,他在守护神大人不在的时候就果断地出手袭击,这次失败后忌惮于守护神大不会马上再来,但见过纲君的灵力后,放弃的话就不是他的作风了呢。”

一直不出声的白兰突然插嘴道。里包恩斜了他一眼,继续补充道:

“我这几天不在也是去调查这家伙了,根据情报来看,他叫六道骸,是个被除妖师们追查了五十年,作恶多端的妖怪。昨天袭击蠢纲的只是他的部下而已,但是破坏我的结界毫无疑问是他干的好事。蠢纲不打败六道骸的话,你就只有死了。”

“在这件事上我是不会出手的,顺带一提,也别想指望白兰,他现在身上有比你还严重的伤势,和废物没有什么两样。”

“啊呀,守护神大人这样说我会很伤心的哟?”

白兰装模作样地捂着心口,脸上却还是笑意盈盈,完全看不出任何受伤的样子。“被人类的孩子救了的你还真没资格反驳我。”

“但是,里…里包恩,就算你说我有灵力什么的,但是除了让妖怪想吃掉我,我根本还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人类吧!和妖怪战斗实在是太夸张了!”

不如说你真的是我的守护神吗?这句话纲吉没敢说出来,他的直觉告诉他里包恩肯定会让他为说了这种“大逆不道”的话感到后悔。

“确实是有点突然了,这件事并不在我原本的计划内。”里包恩端着不知道哪里变出来的茶,悠闲地说道,“所以我会对你进行一些训练,蠢纲,抱着必死的决心给我好好努力。”

纲吉突然觉得,他已经开始非常,非常的后悔了。

好好地养了几天伤后,纲吉已经可以比较自如地行动了。明明是严重到危及生命的伤势却愈合得很快,这主要都归功于在里包恩的引导下,纲吉学会了使用一部分“治愈的灵力”。灵力的作用不仅仅是对淫邪之物的净化,对于生命的恢复和治愈也有一定的效果,利用灵力将体内残余的妖气清除后,再加以治愈,里包恩又送来了优等的医疗用品,料理则由他变出的式神来负责,换药则是白兰主动请缨,因此纲吉得到了比较好的休养。

麻烦的是,白兰在做狐狸的时候就不是什么好孩子,变成人后更加地难以处理。与他野兽形态时的性格如出一辙,乖巧听话只是暂时的假象,像现在这样——与里包恩因为撞筷顶撞起来,也许才是白兰真实的样子。

纲吉叹了口气,不仅仅是白兰,突然冒出来自称守护神的里包恩也一身谜团,里包恩之后又直接地向纲吉说明了为了让他成为能利用自己灵力进行战斗的优秀的巫女(他每次都很想吐槽这个身份),他会对他进行长期的教导与训练,即使他本人十分抗拒,面对妖怪会自己主动找上门来的危机,也不得不含泪答应了。

里包恩和他给人的感觉一样,是个不折不扣的恶人役,纲吉的身体还在相对虚弱的状态,但里包恩以没有时间等你磨磨唧唧为理由,对他进行了各种匪夷所思的训练,比方说——

明明他的身上还缠着厚厚的绷带,为什么大冬天的居然要去爬悬崖啊!不要装作没听见地进行解说!

“在还没有巫女与除妖师的古代,你的祖先是世间第一批灵力使用者,他有非常出色的除妖能力和优秀的体格,蠢纲,不想和妖怪战斗的时候因为体力不足晕倒的话,就把你的小身板给锻炼得结实一点。”

里包恩的手上闪烁着骇人的雷光,随着他的解说跳跃闪烁着,纲吉白着一张小脸,丝毫不怀疑如果他拒绝的话,里包恩会把冰冻的溪水表面敲开然后将他的脑袋浸入冰冷刺骨的冰水里好好清醒一番。

类似的折磨还有许多,好在折腾了他没几天后,里包恩似乎就玩腻了,扔给了他一把弓箭,说着巫女就要有巫女的样子,让他好好学着怎么使用弓箭来战斗。

纲吉在平常很多生活的事情上都经常犯错,更别说第一次接触的武器,他颤巍巍地架起长矢,第一次射箭的成果是箭矢在雪地上空并不高很多的地方,软绵绵地飞行了一小段距离后,优哉游哉地被风吹落在地,里包恩一脸不忍卒读。

“纲君,要这样站才对哦。”白兰的声音低低地在耳边响起,带着点凉意的吐气微风般略过纲吉的皮肤,让他轻轻抖了一下,吓了一跳条件反射地捂住泛红的耳朵,这又引来对方的轻笑。白兰有时候会过来参观一下纲吉的训练,像这样轻轻握着纲吉的手,温柔地指导他也是偶有发生的事,这会让纲吉产生一种“这家伙是个不错的人”的错觉,很快下一秒白兰无情地放手,突然被射箭的力道带得踉跄一下差点摔倒的纲吉马上打消了这个念头。

他只是,觉得捉弄我很有趣吧!

“纲君,可不能太依赖我哦,虽然你这样让我很高兴~但是我只是只可怜弱小的小狐狸哟。”我也很可怜弱小还是个重伤患者没有人注意到这件事吗?

“蠢纲,不要只会偷懒!”“守护神大人,纲君好像没我不行的样子呢。”够了,我自己会好好练习的麻烦赶紧走开啦!

被嘲笑了的纲吉赌气地走到一边的雪地上,对着远处的树干一遍遍地尝试,神出鬼没的白兰果然如心声祈求般离开了,但不一会儿,他拎着两条活蹦乱跳的河鱼回来了。

他该不会想要在这里边吃边看我出糗吧!又是怎么样在那么短的时间里抓到两条鱼啊!正如纲吉所料,白兰还变戏法般地倒出一堆干燥的树枝,一个响指间,绿莹莹的狐火点燃了那堆枯枝。

有妖法可真是方便啊……纲吉羡慕地看着,但忽然,白兰将一件什么东西扔向了纲吉与里包恩,那东西在地上滚了几圈,到纲吉面前他才发现,这是一头刚刚死掉的,瞳孔因为死亡与恐惧缩如针尖的巨狼。

“呜……”纲吉被直面的野狼的死状冲击得瞬间青了脸色,他颤抖着开口:

“这、这是怎么回事……白兰……”“唔,一个想干坏事的小家伙,可惜没来得及把操纵它的主使杀掉呢。”白兰边烤着鱼边轻松地说。

“你要是杀掉那家伙,对你也没什么好处吧。”里包恩幽幽开口,“狼野是守护森林之神,虽然是会被邪气操控神智的弱小神明,但是一般的妖怪都会避免和神明起冲突吧。”白兰不置可否。

“被操控了神智?”

纲吉疑惑地问道。“六道骸那家伙的惯用把戏。之前追查他的除妖师,实力比较弱小的都被他反过来操控甚至附身,变成了他的帮凶。五十年前有个叫兰洽的除妖师,正是对六道骸没有足够的认识,被附身后杀光了自己整个除妖师家族的同伴,清醒过来后因为巨大的负罪感也自杀了。”“怎么会这样……”“这可不是你感慨的时候,蠢纲,不提升实力的话你也会被那家伙操纵。人类的灵力并不能直接作为妖力来吸收,很多妖怪吃掉人类灵力者后都是靠自身强行消化,遇到过于强大的灵力者即使勉强吃掉了也会因为灵力与妖力的不兼容而身亡。但六道骸能利用附身的时候改变人类灵魂与自身的契合度,同时夺取对方的灵魂与灵力,这样就解决了灵力无法转化为妖力直接吸收的问题。”

谈话间,森林里隐有异响。里包恩似意外地抬了抬眼:“哦?没想到这么主动,真是不耐烦的家伙啊。”

“还是说,发现了白兰只是个受伤的小鬼,现在来试探我这个守护神的反应?”

半身站立,穿着类似武士的衣服的巨狼从森林深处缓缓出现,它口水滴答,仿佛要从眼眶里掉下来的外突的眼珠布满了血丝,瞳孔暗淡失神,覆盖了一层薄膜一样的红光,狼脸上是一副呆滞却狰狞的表情,它歪歪斜斜地行走着,庞大的身躯反而成为了拖累它的笨重负担,像极了一具行尸走肉,口中发出野兽一样可怕的低吼:“沢田纲吉……”

被这样的怪物念着名字实在不是什么好的体验,纲吉抱着弓无助地看向两位还仿佛事不关己的非人,里包恩面无表情的脸上看不出任何信息,白兰倒是兴致勃勃的样子:“呐,守护神,现在杀了它可是我被逼无奈哦?”

“随你的便,白兰,但是你不觉得交给蠢纲来处理的话会更有趣吗?”男人的脸上浮现恶劣的微笑,白兰心领神会地跟着笑了起来:“你可真是个坏蛋呢,守护神大人。”

接着真的摆出了一副不打算出手的模样。

我说不对吧?!就这样把这么大一个可怕的妖怪放向我这个弱小可怜的人类吗?!会死哦,我真的会死哦!

纲吉确认自己没有听错他们的对话后,惨叫着逃过急速奔来的巨狼,被巨狼袭击过的地方出现了一个穿透雪层甚至打穿了一片冻土的大洞,纲吉惨白着脸四处奔逃,狼狈到甚至能引人发笑的地步,不过本人完全无心在意自己的失态,能在这样的怪物手中活命就已经是谢天谢地的事了。

那妖怪显然不止有这点本事,他的巨口大张,发出一声怒吼,数不尽的野狼从他的口中喷涌而出,张牙舞爪地朝着纲吉冲去。

纲吉只觉得没有比这更糟糕的状况了,只能无尽地逃跑,明白冷酷无情的里包恩绝对不会出手救他后,他把求助的目光投向了也许还剩一点可怜的良心的白兰。

好歹我也曾经救过你,你还在我家吃白食了这么久,稍微帮我一下,就一下也不可以吗!

“白兰……!”“既然可爱的纲君都这样拜托我了,我也不是铁石心肠的人哪~”似乎对于纲吉向他露出可怜兮兮的表情求助感到愉悦,白兰起身状似随意地拍了拍手,狐火就在巨狼的身上冲天地窜了起来,一旁的里包恩有点不满地啧了一声,像在遗憾白兰让他失去了一次看好戏的机会。巨狼的浑身皮毛马上被那不同寻常的火焰烧得焦了起来,惨叫着在雪地上四处打滚,企图扑灭身上的火焰,火势却越来越大,几乎要侵蚀了它的五脏六腑,令人难以忍受的灼烧感使它发出绝望而疼痛的哀嚎,那些吐出来的狼群全都因为它的逐渐虚弱而尽数消失,它将死的挣扎让纲吉有点于心不忍。

“那个,白兰,你们刚刚说它是被操控的神明吧?可不可以不要杀死它呢……”

“嗯?”白兰挑了挑眉,潋滟的紫罗兰色眼眸笑眯眯地看着纲吉,“即使它刚刚想要杀掉纲君也没所谓吗?”纲吉沉默了一下,被狼群追杀的恐惧还未从身上完全消退,他的身体仍然轻轻地发着抖,可是他依旧坚定地说:“我相信它也是被迫的,既然原本是善良的神明的话,被操控着做出这种事也是很痛苦的吧?就像当年的被六道骸操控的兰洽前辈一样。”

“既然是纲君的请求,那我就放过它吧。”

白兰乖顺地接受了纲吉的说法,轻巧地接触了狼野身上的狐火,它被烧得奄奄一息,对于正常的犬类来说过于巨大的眼睛汩汩地流着血泪。

纲吉犹豫地靠近它,轻轻将手放置在它的头上释放出自己的灵力,试图治愈一部分它的伤势,狼野的身体微微抽动着,它显然已无力再做出任何有可能伤害纲吉的举动。

然而纲吉的脸色却又一白。

“呜呜……好可怕……放过我吧……”“求求您了……骸大人……”这是……?纲吉的眼前出现了狼野在地上匍匐颤抖着的画面,它捂着头痛苦地喊叫着,却不敢动弹一丝一毫,实力的差距令它即使承受着被邪气控制初期的剧痛也不愿违抗面前的强大妖怪,纲吉从它的视野中只能看到因为痛苦被爪子刨得极深的土地。

“很痛苦吧……狼野,那种神智都要被吞噬,灵魂都要不属于自己的感觉,很讨厌吧?我本来不想用这样粗暴的方式呢……作为神明,果然还是有守护人类的本能吗?”

“很快就会帮你解脱的哦,只要放松把身心都交给我就好了……不想要再痛苦的话……”

“把沢田纲吉带回来给我,我要他活生生的整个人。”让人耳边一麻的邪气声音响起,语气温柔得像对情人低语,吐露出来的却是恶魔般的话语,狼野的眼前模糊了一阵,最后它深深埋下头,呆板地回答:

“是,骸大人。”

那就是……六道骸?

从狼野的记忆中脱身的纲吉一时半会儿无法回神,直到里包恩不耐烦地呵斥:“蠢纲,还在发什么呆?”

“里包恩,”纲吉转过头,稚嫩的脸上有点无措,“我好像……看到了狼野的记忆。它真的是被六道骸操纵的……”“哦,那大概是你的能力之一吧。”里包恩漫不经心地说,“你们这个血脉都有这种匪夷所思的力量,简单的说更加容易与别的生命产生灵魂共鸣。不过和神明莫名其妙地共鸣了你也是够特别的,一般来说都是与灵魂波长相似的对象共鸣。”

这是在说我和这个叫狼野的神明灵魂很像吗……真是不知道在夸奖还是在贬我。纲吉有点微妙地想。

“怎么样?你有看见六道骸的样子吗?”“没有……它在面对骸的时候一直低着头。”纲吉沮丧地回答,而里包恩对于他对对方的称呼微妙地抽了抽眼角。

“算了,那家伙几乎从来没有以真面目示人过,蠢纲你至少明白了那家伙到底有多危险吧?今夜你也不用回去了,这家伙会出现在这里,看样子,老家一定有六道骸的手下正在等着瓮中捉鳖。”“啊?”纲吉再次目瞪口呆,不能回家的话他晚上要住在哪里啊!难道说,里包恩是想让他露宿野外吗?

白兰将双手展开,对纲吉笑道:“我完全不介意纲君来我怀抱里躲避寒冷的夜晚呢~我一定会好好地温暖纲君的~”

不等纲吉吐槽,这时,恢复了些许神智的狼野轻轻地发出低嗷,它好像大梦初醒一样摇晃着脑袋,在看到纲吉与里包恩的时候露出惊慌与悔恨的神色:“里包恩大人,纲吉大人!”“诶?你也认识我吗?”认识同样是神明的里包恩纲吉并不奇怪,但是也认识他的话,难道森林的守护神一直都暗暗注意着他吗?“自然是因为纲吉大人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纲吉大人,您的友人,山本大人有危险了啊!六道骸……六道骸派了部下,像我袭击您一样,去袭击山本大人了!”

“什么!”纲吉难以忍受地大叫起来,袭击他就算了,为什么要袭击山本?!

“蠢纲,山本武也是灵力拥有者,除此之外,六道骸肯定打着不好的算盘,到时候说不定会利用你的朋友,附身在他的身上来对付你,你有办法对被附身的山本武下手吗?”

里包恩的声音凉凉地响起,而纲吉已经惊得跳了起来。虽然不知道具体怎么办,但是他觉得必须去找到山本告诉他一切。

他焦急地对在场的三位非人发出请求,希望他们能帮忙自己去营救他的友人,自然,白兰也并不介意自己被卷入麻烦里面,没人有异议,纲吉骑在化身为巨狼的狼野身上往山本的住处方向赶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