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末代皇帝》观影

    溥仪送庄士敦回英国,坐在车上的他问老师,“hao can we say goodbye?“ “just as we say hello.”眼见他起高楼,眼见他宴宾客。对溥仪来说,甚至连见也没见到。贫瘠的历史知识让我无法向电影的前后延展叙述。很多人会拿溥仪当故宫守门人的事来揶揄他,让我有一种蚍蜉撼树之感。普通人认为登高后跌落是痛苦的,难道一条直线一样的平庸因为平稳就更珍贵?这彷佛是在否定生命的意义。

  2. 收录于记录梦境

    很久以前的

    信誉偷窃者(由于设定完全取自梦境,会有逻辑不合理的地方,已尽量修正,请见谅)这里的身份制度是信誉至上的,或者说人人讲信誉,不存在欺瞒,导致这里不需要做太完善的身份制度。人的信誉需要三种保障中的一种,亲密关系者/一天内所有相识的陌生人/宠物的信任,而不需要查看身份。如果因为某些事,公民的信誉被损伤,那他将寸步难行,需要有其他人来保他,清除信誉下降的记录。在这种世界里,大家都习惯性地获取他人的信任并信

  3. 收录于有的没的

    starfall

    在听音乐的时候,脑海中突然构思了一个场景:整个世界被巨大的透明“天幕”笼罩,看上去与平常无异,而事实上地上的一切都被囚禁、压抑在虚构的空旷之中。总有人向往天幕之外的遥远空间,期待着挑战屏障之后的未知。他们架起精密的光学仪器,捕捉来自世界之外的一切光线。终于有一天,故事拉开序幕,叛逆者乘坐简陋残破的火箭升上天空,誓要打破这虚伪的平静。飞行器歪歪扭扭地撞击在空虚而坚定的屏障上,无法将其撼动丝毫。望远镜

  4. 收录于记录梦境

    22.06.21的梦

    我超憋死我了,做了个蛮吓人的噩梦……前面是好的,家里变大了,二楼装了一个小炉子,时候是冬天,我回家之后我妈让我去把衣服挂炉子边上烤,爸爸就在楼上,帮我挂的然后我俩下楼之前看了一眼那边,旁边挂着四件白色主调的衣服,都是妈妈的,我看了一眼发现有俩是一样的,然后衣服就变成妈妈从那里逃走了,过程还挺可怕的玩电脑,有一个奇怪的小游戏网站,平台跳跃式的,教程的时候键位特别多而且不衬手,我就又换了第二套键位。然

  5. 收录于记录梦境

    22.06.16的梦

    可能是因为睡前在看🍟群+被子盖太厚了,做了一个不是很好的梦前略,我在看群的时候群消息发得很快,中途看到不错的发言,发了一条“说得好啊”和一条那个话题延伸的话好像是,后面就去做别的事了。中略,又看群,上面那条好像被回复了一个“阴阳得好啊”,我觉得是在夸我看到的那条发言,没理;又看到一条很喜欢的发言,发了“我喜欢这个”还是什么,记不清了,又继续做别的事情。中再略,再看手机的时候发现那个群的对话框不见了

  6. 无趣

    语言有时候可能是无意义的。我想象着电话那头他一张一合的嘴,这样思索着。他不满足我的缴械投降,只想将我所有观念全部扭转。明明以成熟标榜,却做着样子幼稚的事情。成年人之间的恋情,不过是尊重差异,各取所需,在困境时候寻求温暖。我认为这是基本原则。而他认为我未经世事又不可理喻,所以强行地把我们之间的差异拉平。这样的人,我不可能与其交心。而且关于房产、贷款、生育种种问题,以及家庭与基本的价值观,我们也有极大

  7. 收录于记录梦境

    22.06.04的梦

    很混乱,我甚至不知道我的主视角是哪个是在一个山凹的村里,与世隔绝风俗落后那种。一个小姑娘要被献祭了,已经捆树上捆好了,村长的儿子不知道出于同情还是愤怒还是喜欢,(这里有很多剧情但记不清了)把她放了,带着她和一个女人,应该是她妈妈?跑路了。在山里跑了很久,冬天很冷,跑着跑着看到田里一堆人,穿着棉袄羽绒服,讨了点。中间又略过很多,我们回到村里,拿着足以自卫的武器,带来外面的消息,大家从开会地点(村长家

  8. 人总是两次踏入同一条河流

    是的,我要和赫拉克勒斯对着干。不想再去想这是第几次fall in love。爱情是一个残忍狂暴的丈夫,一次次掌掴我之后又和我一次次睡在同一张床。纵使明白爱情不过如是,但在人生旅程向前行驶的时候,又总是沿着爱情这一条河流的脉络前进。待到时机合适,总忍不住停下来踏入同一条河流。全新的人。没有多余的试探。仅仅认识几天就彻夜长谈到天色大亮,互相表明好感后直接确定关系。我似乎是一件空的容器,被猛然灌入爱、理

  9. 收录于记录梦境

    22.06.02的梦

    睡小觉梦到纯爱伦克大概是他们俩遭遇了什么事,然后需要把这片地方的同事清空,还不能把这个事透露给他们,于是这两个人就决定假装情侣(我也不知道逻辑是什么,无脑甜饼不需要逻辑)就正捧脸准备亲下去的时候,克假装特别羞耻(不过事实上他确实很耻)让所有人离开,于是大家快乐跑路,看他们俩错位亲亲。后来戴莉小姐姐来了,老司机不准备走,然后这两个人就说要跳舞让戴莉让一下,随后就开始遍地脚艺人.gif 救命啊我要笑吐

  10. 他永远都会在,不管怎么样都会在,他不管怎么样都觉得没关系。一直沉默着不知所谓的他。最后慢慢地消散掉,像一根烟。他的日程表就是我,我,我。如果他被油锅烫伤了,他也会忍着疼回复我。是这样的人。好人总是没有好报。没有办法的。丑恶一点点从鼻子中间蔓延开来,爬到了一整张脸上。我的嘴脸。我没有办法爱他,所以事情就是这样了。我宁可在东南亚某个闷热的夏日,透过百叶窗恍惚地感受被啃噬被伤害的感觉。太好了,在这群女人

  11. 收录于记录梦境

    22.05.31的梦

    因为睡前看了面包体同人+得知自己挂科+农历生日(许愿)梦里我是代入entp小紫人的视角,不是我本人,虽然应该也差不多,人际关系也是我的人际,但是不一样应该是得了绝症一类的,或者是预后不会挂但是会很难看的,需要别人一直在旁边帮助才能活下去那种。我也不知道为什么entp能一直在学校里不去维持生命,不过也确实很合理。前面有很长一段剧情记不清了。在教学楼阁楼天台没人去的地方有个小俱乐部。最开始是我一个,独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