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三体…

    人的第一生命是政治生命。这是我看完三体,掩卷浮在脑海里最突出的感觉。隐喻(metaphor)在文学里应该是最常见。有的浅显有的深刻。就好像作者和读者玩一个跨越时空的迷藏游戏。三体里很多隐喻。撇开生涩的物理知识和天文学概念,三体在我的眼里依然是一部政治启蒙读物,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会这么想。先谈一些关上书以后还在脑子里挥之不去的感受。第一个是全息性,部分包含整体。这是我最爱的一个概念。一叶一菩提。这会

  2. 收录于记录梦境

    22.07.23的梦

    梦到我还在高考前,是某个绑架猫猫要挟钱的组织雇来的人,搬到学校的后面废旧教室里去看管他们的仪器,每个人看管的仪器里有三只猫咪,是一个挺精密的机器,绑架来的猫猫在最里面的那层。我的任务是看着猫猫不要跑出来,每天喂吃的,防止猫主人来把猫猫救走,看管的同时可以学习,有张桌子。我在那呆了很久,天天学习,和面对我自己的负罪感。我看管的那只猫猫我还认识,是三猫家的白老师好像。直到他们的扣押结束,我都没等来主人

  3. 收录于天马行空

    2022 7.23

    梦到了父亲和爷爷..为什么这两个人会串联的出现在我的梦里?是潜意识还是别的一些原因。又梦到他了在梦里他身体尚未出现问题,又或是出现问题但并无大碍,我仿佛是以现在的状态进入梦境中,我能够清晰的感觉到面对他的存在我有万分的珍惜我的内心很希望他能够一直陪伴我,醒来之后我反复的去回忆整个梦境。我知道,梦中的我是现在的我,当我再次失而复得的时候我脑海里在怀疑它到底有没有离去那场葬礼到底有没有进行…这种矛盾的

  4. 不准备写任何悼词,我哥哥来问我,我也只是想了想,多余的话没有出口。对这葬礼上的任何一人,悼念我的父亲,都没有意义。他们并不参与到我的精神生活中去,我也不想求得任何人的安慰。天地之大,知己真是难觅。如果无人作陪,也不过顾影自怜一番,自己给自己取暖罢了。多的不愿再做给别人看,内心如何惊涛骇浪,都不足为外人道。我也伤心了好多场,寻死觅活过几次,心性早已经如死灰一样了。虽然只是20岁,但却对悲伤这种情绪驾

  5. 我的爸爸今天去世了。昨天晚上睡不着,眼睁了一夜。后来在早上吃了顿饭,昏昏沉沉睡过去。再醒来时已经是下午。我妈妈上楼看我。我觉得不对,问我爸爸在哪里,从医院里回来了吗。我妈妈说我爸爸去世了。即使排演过千百万遍,我仍然没预料到这种情绪。沉重,缄默。我看着这昏暗的房间,内心悲哀无法言说。这种万念俱灰的痛苦让人连哭也出不了声音,胃里一阵恶心。这悲伤如巨大黑洞,沉默着与我互相凝视。我感到身体里的无尽黑色,沉

  6. 收录于谈心

    20220718

    “你是怎么想的?”“我们应该不是太合适。我们之间距离太远,没有共同的兴趣,看待问题的角度也不同,性格可能也不太合适。倒不是说看待问题、解决问题的角度不同是什么坏事,因为多一个角度有可能多一些启发,处理事情的方法也经常不止一种,这里说的其实是一个关于如何处理我们之间可能发生的冲突的问题:如果我们在生活中对于一件事有不同的解决方法,要怎么办呢?我希望你能够理性地分析,告诉我你这样选择的合理原因,说服我

  7. 收录于信。

    我第一次见到你,是在大学入校的集会上。地点安排在文科楼的活动室,处处是陌生面孔。我独自一人望着四周,然后看见了你。准确来说,我第一眼看见的是你手腕上的玉镯。细细的一抹,颜色像清水洗过了墨。随后我看见你手上拿着的一本书。《不能承受的生命之轻》。如同某个暗号、入场券,无声地宣示着你自己。我就那样不近不远的看着你。似乎是注意到了我的眼神,你转过脸向我望去,一双玉一样细细长长的眼睛。我心中孤立无援,慌乱至

  8. 收录于记录梦境

    22.07.11

    做了奇怪的仙尊相关的梦……前一段我好像是仙转世(但是仙尊明明没挂,可能是代行者之类的吧),还有一段贼人的视角,中间我好像是封印仙的那个王,最后第三视角看了龙带着仙游历人世间第一段是在地下?学习,很有那种过去的氛围,燃着火把之类的,但是其实很明显还是有一些现代的设备混入其中的,笑死。好像是被孤立了有点那种感觉,记不清了这段。反正后面是那个仙要复活了,那个地方就像一个塔周围很多小摊的集市,仙会在塔上,

  9. 《末代皇帝》观影

    溥仪送庄士敦回英国,坐在车上的他问老师,“hao can we say goodbye?“ “just as we say hello.”眼见他起高楼,眼见他宴宾客。对溥仪来说,甚至连见也没见到。贫瘠的历史知识让我无法向电影的前后延展叙述。很多人会拿溥仪当故宫守门人的事来揶揄他,让我有一种蚍蜉撼树之感。普通人认为登高后跌落是痛苦的,难道一条直线一样的平庸因为平稳就更珍贵?这彷佛是在否定生命的意义。

  10. 收录于记录梦境

    很久以前的

    信誉偷窃者(由于设定完全取自梦境,会有逻辑不合理的地方,已尽量修正,请见谅)这里的身份制度是信誉至上的,或者说人人讲信誉,不存在欺瞒,导致这里不需要做太完善的身份制度。人的信誉需要三种保障中的一种,亲密关系者/一天内所有相识的陌生人/宠物的信任,而不需要查看身份。如果因为某些事,公民的信誉被损伤,那他将寸步难行,需要有其他人来保他,清除信誉下降的记录。在这种世界里,大家都习惯性地获取他人的信任并信

  11. 收录于有的没的

    starfall

    在听音乐的时候,脑海中突然构思了一个场景:整个世界被巨大的透明“天幕”笼罩,看上去与平常无异,而事实上地上的一切都被囚禁、压抑在虚构的空旷之中。总有人向往天幕之外的遥远空间,期待着挑战屏障之后的未知。他们架起精密的光学仪器,捕捉来自世界之外的一切光线。终于有一天,故事拉开序幕,叛逆者乘坐简陋残破的火箭升上天空,誓要打破这虚伪的平静。飞行器歪歪扭扭地撞击在空虚而坚定的屏障上,无法将其撼动丝毫。望远镜

  12. 收录于记录梦境

    22.06.21的梦

    我超憋死我了,做了个蛮吓人的噩梦……前面是好的,家里变大了,二楼装了一个小炉子,时候是冬天,我回家之后我妈让我去把衣服挂炉子边上烤,爸爸就在楼上,帮我挂的然后我俩下楼之前看了一眼那边,旁边挂着四件白色主调的衣服,都是妈妈的,我看了一眼发现有俩是一样的,然后衣服就变成妈妈从那里逃走了,过程还挺可怕的玩电脑,有一个奇怪的小游戏网站,平台跳跃式的,教程的时候键位特别多而且不衬手,我就又换了第二套键位。然

  13. 收录于记录梦境

    22.06.16的梦

    可能是因为睡前在看🍟群+被子盖太厚了,做了一个不是很好的梦前略,我在看群的时候群消息发得很快,中途看到不错的发言,发了一条“说得好啊”和一条那个话题延伸的话好像是,后面就去做别的事了。中略,又看群,上面那条好像被回复了一个“阴阳得好啊”,我觉得是在夸我看到的那条发言,没理;又看到一条很喜欢的发言,发了“我喜欢这个”还是什么,记不清了,又继续做别的事情。中再略,再看手机的时候发现那个群的对话框不见了

加载更多